eva1997

【水仙】你别是个傻子吧(十三)

因为考试停更好几天了。现在继续更咯。


你别是个傻子吧(十二)

http://eva1997820.lofter.com/post/1e3b8318_ffdff93

 

 

一番教♂育之后,厅花有些脱力,仰面躺在床上大喘着气,沙瑞金在旁点着烟,慢慢呼出一个烟圈来,忽而问:“你表哥说的是不是真的?”

厅花愣了一下,侧过头来,看了看沙瑞金,声音微不可闻,“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沙瑞金听了,没有说什么。厅花怕他误会,急于澄清般从床上弹了起来,双手攀上了沙瑞金的肩膀,趴在他耳边道,“与你一起之前,我确实和达康书记,和赵瑞龙,和许多人都有过。但我保证,与你一起之后,没有了。”

 


“你不必这样向我表白。”沙瑞金将他推开,淡淡道,眼睛里看不出情绪的涨落,叫人琢磨不透。厅花噤了声,将头轻轻靠着他的胸口,像是只小狐狸一下一下地蹭着。柔软的头发贴着沙瑞金,痒痒的,沙瑞金一手揽住了他的腰,让人完全的贴近自己。

“沙书记,马上就选副省长了——”厅花想起了之前祁同伟跟自己说的话,抬起头看着沙瑞金,以一种期待的眼神,“您那一票可得投给我。”

沙瑞金存心想逗逗他,便问:“如果不投给你呢?”

“那可是白嫖。”祁花花嘟着嘴,把祁同伟的话学得有模有样的。沙瑞金攥着他的下巴,眼里盈盈笑意,“白嫖,谁教你的?——我可不相信你自己能想出这些来。”沙瑞金和厅花在一起有小半年了,在床上谁也不会主动把话题往政治上扯,往大了说,那是性贿赂;往小了说,扫兴。而今天祁花花一反常态的提起了副省长的事情,沙瑞金就有些奇怪了。

祁花花迟疑住了,祁哥那事儿是千万要瞒着沙瑞金的,怕自己说漏了嘴厅花索性探头吻上了沙瑞金,后者对于这个吻心安理得的承受,手从后伸进了厅花的小1穴 。

“你说,我那票不投给你,投给谁? ”                 “那我哪知道。”厅花嗤嗤的笑起来。



 

祁同伟回来的时候,门是锁着的,空气里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烟味,厅花是不抽烟的,祁同伟有了不太好的预感。家里有客人?一般来说家里有了其他人,祁同伟都是退避三舍,实在不行在外面找个酒店将就一晚上。这一回,祁同伟也打算要轻轻的开了门走人,里屋就传来了一些奇怪的声音。

“嗯——额——嗯——疼,疼。”

好奇心这东西被勾起来了,就挥之不去。祁同伟蹑手蹑脚地凑近了卧室半开的门边,探了头进去,里头一角香艳的画面让祁同伟马上开始怀疑人生。


两具赤♂裸的肉♂体交叠着,以一种奇怪的姿势保持着一上一下的律动。

“沙书记——”厅花嘴里含糊的重复着同一个名字,因为情♂欲,声音颤抖着,话音都不自觉的上扬几度。祁同伟站在外面听着用自己的声音没羞没臊的喊出那些听起来面红耳赤的语词,觉得真的是什么脸都不要了。更可耻的是,他居然感觉硬♂了。

他对着自己硬了?

房间里身体撞击的声音仿佛有种吸引力,诱导着祁同伟就着门的缝隙进来了。祁同伟作为一个男人,做 a i是有经验的,也看过某岛国的爱情动作片,只是现场看别人搞,这是第一次。而且,是两个男人。祁同伟先前光是听厅花说,便觉得很不舒服了,现在360°无死角的目睹,祁同伟更是反感。

 


破碎的闷哼声,让厅花的声音愈发软糯。祁同伟看着沙瑞金像打桩机一样在厅花的身体里进进♂出出,仿佛自己在给沙瑞金操似的,让他觉得怪恶心的。

做到半了,沙瑞金将厅花猛地翻了一个身,换了个舒服些的姿势。厅花顺势抱着他的脖颈,对着火热的欲♂望直直的坐了下去,一个忍不住什么浪词都往外蹦了。从祁同伟这个角度看过去,厅花整个身子都给沙瑞金遮住了。只能隐约看到额头上汗水打湿了的刘海,凌乱的黏着。

 


祁花花先前是闭着眼睛的,全凭感觉器官主导,猛然睁眼看到了站在门边上盯着自己的祁同伟,吓得身下一紧,夹得沙瑞金差点就交待在了他身体里,沙瑞金拧了拧他已经变粉了的臀瓣,“怎么了你?  放松点。”

厅花强迫着自己放松,但身体却不听话,仍旧死死绞着沙瑞金松不开,“别回头。”

此地无银三百两。沙瑞金还是察觉到了不对劲,他顺着厅花眼睛注视的方向,就要往身后看过去。

来不及多想了,祁同伟赶在沙瑞金回头之前,拿起了电视柜边上的玻璃花瓶冲着他的后脑勺就是一下。

Duang!

 

 

 

 

花瓶:你知道我有多绝望吗?

 

不,你不知道,你只关心你自己。


评论(35)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