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1997

【水仙】你别是个傻子吧(十四)

【水仙】你别是个傻子吧(十四)

 

祁同伟重重的在沙瑞金后脑勺落了一下,沙瑞金顺势往前一倒,把祁花花死死压在身底下。

“祁哥,你打他干嘛?”光是听语气,祁同伟就知道祁花花心疼得不得了,但是理到底还是在祁同伟这边的,“我不打他,让他看到两个祁同伟,你觉得他能接受?”

祁花花不说话了,祁同伟却来了气道,“再说了,你说你跟我一模一样,我的声音我的身体,我眼睁睁看你们做那事儿,这不是给我留阴影吗?”

“那,我做到一半,你就哐当一下把人砸晕——”祁花花说着说着,脸一下刷地红了,语无伦次起来,“那,我也有阴影。”


祁同伟自知祁花花说的也在理,自己要不走进来也不至于那么多事儿,就摆了摆手,道:“行行行,我向你道歉,是我没考虑充分。”

“祁哥,能不能先把沙书记抬起来?”    “你自己出来不就得了。”

祁花花的脸红得像抹了把辣椒似的,眼睛低低的垂着都不敢去瞟祁同伟了,“他还在里面。”



虽然觉得这事怎么想怎么恶心,但是祁同伟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和对祁花花同学的歉意,觉得耽误之急还是把沙瑞金给抬起来,不然要祁花花一直保持这个姿势也怪难受的。祁同伟将手伸到沙瑞金的腋下,一个使力把人给拽了起来。真沉。祁同伟把沙瑞金搁在旁边的椅子上,就看到一个尴尬的画面:小沙瑞金还直挺挺的立着。祁同伟下意识的想伸出手给人摁下去,想了想还是缩了回来,干笑了两声,“花花,你放心沙书记身体倍儿棒,你后半辈子幸福没问题。”

一扭头,看到祁花花的时候,祁同伟感到有一阵火在喉咙里烧。

身体里的硬物被硬生生的抽出之后,祁花花像是散了线似的,就这么仰面躺在床上,身上一丝不挂,双腿保持原本的样子向外微微张开,可见的白浊液体顺着大腿根流到了底下的印花床单上。祁花花勉强着撑着手肘半坐起来,泛红的眼睛盯着祁同伟,呼吸一起一伏,声音软软的叫他,“祁哥。”


祁同伟怪叫一声,赶紧带上卧室的门出来了,到厕所洗手台拿冷水狠命冲了冲脸,要自己冷静下来。妈的,真是个妖精。祁同伟看着镜子里模糊的影儿,就想起刚才祁花花那双魅人的眼睛,他赶紧摇了摇头,把这种奇怪的想法赶出去。祁同伟知道祁花花无意勾引自己,也知道自己再禽兽不如也不能做这种事情。

冷静下来之后,祁同伟回到了卧室,所幸祁花花已经蹭到了床边,开始自己穿裤子。看到祁同伟进来了,又看向他,“祁哥,你刚才怎么了?”

“我刚才——”祁同伟迟疑了一下,心里想我要说我刚才想干你,是不是太直接了一点,转而挨着他坐到了床边,语重心长的道,“你以后在别人面前把衣服穿好了,知不知道?”说着,捡起了落在地上的衬衫,手把手的帮祁花花穿。

祁同伟的目光不经意在祁花花光洁的小腹驻了,刚才没仔细瞧,现在一看发现祁花花的皮肤光滑得不像个经历过沙场的男人,祁同伟突然低下头来,更加凑近了他,祁花花被他这个动作吓了跳,弱弱的喊了句,“祁哥,你别这样——” 

 

“不要乱动。”祁同伟拨开了他的手臂,盯得祁花花毛骨悚然,祁同伟的手指反复在他肚子上摩挲着,闭上眼睛感受指腹触感的些许凹凸不平,但是没有。倒像是一块无暇的玉石。

“花花,你没有受过枪伤吗?”他问。祁花花那边愣了一下,没有料到祁同伟突然说起这个,茫茫然的摇了摇头。“那,你也应该不知道孤鹰岭了。”祁同伟叹了口气,像是问他,又像是自言自语。

祁花花在嘴里将这个地名反复念了几遍,“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


祁同伟长久的沉默,下意识的抿了抿嘴,眼里涌起了少见的泪光,祁花花拿手轻轻抹了把祁同伟的眼睛,祁同伟反手握过他的手,道:“那是我梦想和光荣最初开始和最后结束的地方。”

“祁哥,”祁花花将头搁在祁同伟的肩膀上,“我不知道你那个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但是,你好像过得很辛苦。”祁花花身上干净的薄荷沐浴液的味道混合着烟味,竟激起祁同伟一种潸然泪下的冲动。但是他到底克制住了,只是揉了揉祁花花的头发,状似无谓的道:“你不需要知道那些。”

“祁哥。”祁花花吧唧一口亲在了祁同伟脸上,后者一脸错愕的听着祁花花无比诚恳的说道,“祁哥,我想你好好的。”

 

 

深夜,沙瑞金醒过来的时候,就感到脑后一道剧痛,头疼欲裂,翻了身,看到祁花花躺在床边,推了推他,问:“我刚才怎么了?”

祁花花半睡半醒的喃喃道:“不知道,可能是中暑了。”

沙瑞金瞥到电视柜上的花瓶,沾着砖红色的痕迹,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评论(22)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