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1997

【all祁】监狱风云 (一)


用《典狱祁厅传》的方式打开这个故事:

我叫祁同伟,今天是我第一天来到林城监狱。我本来只是想要通过自己一步一个脚印,一步一个台阶,获得一点生存的权利,为自己赢得一点尊严,但是万万没想到,我却在这里遇见了一群变态....



正文开始:

 

祁同伟早先听过这所臭名昭著的监狱,有人莫名其妙的失踪,有人成为争权夺利的牺牲品,有人生不如死,有人自愿过禁脔的生活,萦绕这所监狱的传闻数不胜数,唯一可以确实的是,这所监狱是整个汉东平均犯罪率最高的地方。祁同伟抱着自己的洗漱用品走进来的时候,就感觉到背后嗖嗖的眼神像烙铁一样滚烫的停驻,他低着头一边却努力将背挺得笔直,从一个个小隔间前经过,好像动物园在巡展的珍稀动物,他想。

一副好看的皮囊足以吸引众人的眼光。眼光里除了本属于这所监狱的凶狠,更多了几分狎昵的意味。有人朝他吹口哨,从底下不知道什么地方突然伸出手来拽他的脚踝,远处抱着手臂看好戏的人还开着下流的玩笑。这就是监狱,祁同伟对自己说。

 

突如其来的一只手从栏杆的缝隙里伸出,掐了一把他隐藏在灰色囚服下的屁股,祁同伟条件反射的弹向另一边,却如羊入虎口般撞进更多簇拥而来的大手之中。

“好好走路,看前面。”警棍毫不客气的招呼在了他的膝关节上,他吃痛得咬了下嘴唇。

抬眼的时候,恰好对上坐在监狱尽头那张木椅上的人,远远的甚至看不清面貌,祁同伟只觉得单从旁人如履薄冰的姿态便能断定此人不一般。

 

也不知道谁先起的头,“沙书记,这孩子是您喜欢的类型吗?”

“育良书记,你要是喜欢没关系....”沙瑞金掐了手里的烟,慢吞吞的吐出烟雾来,在烟雾缭绕里,平日刚毅的轮廓竟也柔和了几分。

看向四周狂欢呼叫的人,他把烟灭在了高育良面前,笑道:“我看,这监狱很久没这么热闹过了。”

高育良亦是迎合的笑了下。

 

 

在这里,没有山头,必死无疑。这个道理,是同个房间的蔡成功告诉祁同伟的。

入夜,狱警赵东来查房,握着警棍,将近一米九的个头停在了祁同伟这间的门口,“把灯熄了,听不懂人话?”

蔡成功急急熄了灯,赵东来拿着手电在房间里晃了圈,最终将光束定在了祁同伟的脸上,“新来的?”他问。祁同伟点了点头。

“行了,下次注意。”赵东来走后,蔡成功在那啧啧自语,“长得好看就是不一样——上次我也是刚来没来得及熄灯,被罚一个人四点起来跑圈。”



在黑暗里仅存三盏微弱的光亮。“那是什么?”祁同伟循着光源望去,轻声问。

刻意压低了声音,蔡成功才吐出那三个名字来。祁同伟对此间一无所知,不禁又多问了两句,这几个人什么来头。蔡成功也说不清楚,只是这监狱里势力最大的当属沙瑞金,跟上头有些联系;高育良是个笼络人心的好手,拉帮结派,跟每个人关系都算不错;唯有这李达康刺头似的,独来独往爱惜羽毛,也就他身正影直别人挑不出错来。这三个人在监狱里就像三座山头,互相牵制,又互为合作。

 

“不靠山头就不能活吗?”祁同伟看见其中一盏灯熄了,悄声问。               

也不尽然。蔡成功比划了下隔壁,“侯亮平和陈海他们两个谁也不靠,可人家没长你那张脸。”

“什么意思?”祁同伟浑然不知蔡成功的意思,蔡成功口气异样起来,“在这里,长得太好看不是什么好事。”

祁同伟还要再问,他却怎么也不愿多说。

 

 

总之,监狱这趟水比你想的深多了。每个人都有自己适合的生存之道。祁同伟想着蔡成功的这句话,看着剩下的两盏灯都熄了,才终于入睡。


评论(31)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