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1997

【all祁】监狱风云(三)

(赵瑞龙出现。)

 

前排提示:这个AU里头大家的年龄大概比原剧年轻10岁

 


迎接祁同伟的理所当然的是,例行训问和禁闭。

不是赵东来。祁同伟第一次见到了传说中的那个混世魔王,赵瑞龙,身上穿着松松垮垮并不齐整的狱警制服,手里拿着警棍和鞭子进来的。赵瑞龙和赵东来的气质判若两人,如果不是有人告诉过祁同伟他们是兄弟,祁同伟万万是不会往这个方向去想的。

“祁同伟?”那个人慢条斯理的念着他的名字,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似的一直在祁同伟方寸大的脸上打转,“为什么咬人?”


“是他们先动手的。他们人多势众,我没办法。”   “我怎么听他们说是你先动手的。”

祁同伟早料到他们一伙人对自己并不有利,索性不再辩驳。

“怎么,哑巴了?”赵瑞龙从桌子后面站了起来,靠近了些,伸手捏开了祁同伟的嘴巴,“刚才不是牙尖嘴利的吗?”

赵瑞龙手上本没用太大的力气,祁同伟轻松的挣开了,面露不悦,“我只是正当防卫。”


“解释解释,他的舌头为什么在你嘴里。”祁同伟一霎红了脸,不愿再提,赵瑞龙却觉得他这样的反应颇为有趣,单单只是注视着面前男人片刻的困窘,就能让他获得某种心理上的快感。赵瑞龙瞟了一眼祁同伟细窄的腰线,舌头不自主的舔了舔上嘴唇。

祁同伟同样意识到了赵瑞龙赤裸裸的眼光,在可移动范围内退了步,自觉的贴上了墙角。

“让我上一次,我就把你放了。”    “放屁。”祁同伟恶狠狠的从嘴里啐了一口。

 


赵瑞龙不怒反笑,“你知道我老子是谁,别犯倔。”说着就伸手去摸祁同伟的领口,却也保持着分寸,毕竟刚才那个血腥的画面也让赵瑞龙心有余悸。祁同伟侧着身躲开了,口气却仍没有一丝一毫的妥协的意思,“你要关就关,要审就审,少打其他主意。”


赵瑞龙收回了手,转而拿起了桌上的鞭子,猝不及防的第一鞭抽在了祁同伟的胸口,祁同伟没有防备,猛然拉开了皮肤的血肉,自然是疼得叫出了声。赵瑞龙的第二鞭子落在祁同伟的小腹上,这一回有了准备祁同伟死死咬住了牙关,不发出一个气音,只是不服气的瞪着赵瑞龙。又一鞭子抽在了祁同伟的腰上,人扭动着躲闪向一边,闷闷的哼了一声。

赵瑞龙不尽兴,索性让他转过了身,清脆短促的鞭击声一下接着一下在祁同伟的背部撕开囚服的衣料。祁同伟死死掐着自己的手,却也忍不住眼睛里涌出的眼泪,疼得在地上蜷成一团。赵瑞龙落下的鞭子有技巧的将他的衣服撕成一条一条破碎的棉絮,鞭痕蛇行在近乎透明的白嫩的肌肤上,伴随着弧度优美的殷红,暴力滋长着赵瑞龙的另一种欲♂望。

 

 

不知挥了多少次警鞭,赵瑞龙也有些累了才停下了手。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赵瑞龙居高临下看着地上喘着粗气浑身是血的祁同伟,施舍般开了口,“现在岔开♂腿让我♂上,做完之后我送你去医务室休息几天。”

“做梦。”祁同伟手肘撑着地勉勉强强抬起头来,看向赵瑞龙,伸出舌头在自己嘴唇上打转了一圈,看起来无比勾人,嘴里却是截然不同的冰冷,“你敢放什么进来,我就敢咬断什么。”

赵瑞龙知道他所言非假,不敢强上,欲火直接化作了怒火,摔了门出去,对着门口的看守撂下了一句话,“所有人,紧闭七天不准给他送水。”

 


禁闭室狭小而闷湿,正常人进去了都容易熬出病来,更何况是身体已经有了外伤的祁同伟,日子就更加不好过了。夜里伤口发疼流出黄色的脓水,祁同伟在带刺的干草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到了白天,气温升高,在禁闭室里闷得大汗淋漓,脸色涨红。一日三顿不曾少他的,但是就像赵瑞龙吩咐的那样给他断了水,干面包嚼着嚼着咽也咽不下,倒像是块痰卡在喉咙里。

祁同伟从进来的第三天就放弃了进食,等死般的看着天花板那一块白色。盯久了眼前开始一片黑一片白,起了星星,祁同伟嘴巴像火烧了一样干,一路烧到了肚子,饥饿和渴同时包围着他,可是他不能去求。祁同伟将食指含在嘴里,咬破了一个小口,铁锈一样的味道霎时充满了整个口腔,跟当时咬下肖钢玉舌头的时候一样。但是额头上的那层薄汗,也在提醒祁同伟这么做是无用功,只会让身体越来越虚弱。

日夜在他眼前颠覆轮转,时间已经不再清晰,这是第四天,第五天,祁同伟脑子一片空白。他隐隐约约的只有一个想法,要喝水,什么水都可以,他庆幸这时候赵瑞龙没有出现,他的求生欲望出乎意料的强烈,如果这时候赵瑞龙向他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他也会一股脑答应下去。而赵瑞龙好像忘记了他一样,没有再进过禁闭室。


哗啦——祁同伟觉得有什么湿漉漉的东西落在自己的脸上。下雨了?他恍恍惚惚的想。水流声,祁同伟经历了太多次的幻觉,但是这一次他真切的感觉到是水,他的舌头也确实碰到了清冽的水。他张着口,让水将他的喉咙润湿,甚至因为太久没有接触到水而生理性的干呕起来。

睁开眼,他终于看到那个拿着矿泉水浇在他脸上的那个人,是面无表情的李达康。

祁同伟想说什么,却都不及将水喝下来得重要,他凑上李达康手里仅剩的半瓶矿泉水,胸廓极具起伏着,三两下将水喝完了。

“喝那么快,容易猝死。”李达康撂下这句没头没脑的话,将禁闭室的门关上了。



评论(20)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