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1997

【all祁】监狱风云(五)

【前排警告:我真的没有黑侯亮平的意思,不喜速速退散】

 

祁同伟的隔壁住着陈海和侯亮平。陈海人好,祁同伟受伤的这段日子,他总是帮着把监狱里每天规定的活儿都揽在身上。但同时,祁同伟也感觉得到侯亮平对他若有若无的敌意。

“陈海,你还是少点跟他来往。——他跟我们不是一路人。”祁同伟不是第一次听到侯亮平这么和陈海窃窃私语,往日他总是当耳旁风,今天却不知为何来了脾气,直直走到侯亮平跟前质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祁哥,猴子他开玩笑的,你别往心里去。”陈海试图缓和气氛,侯亮平却不领情,回道:“您的路自然跟我们不一样,您多好看呐,何必跟我们这里苦哈哈的干活。”这一句话彻底把祁同伟激怒了,伸手就是一记勾拳,侯亮平躲闪不及,狠狠挨了一下,脸上一个红印。幸而蔡成功和陈海赶紧出来,又说又拦的把两个人给分开了,才没把赵东来给招惹过来。



“你何苦跟猴子较真,他就是嘴欠。”待午饭结束了,回到监房里蔡成功劝他道。

祁同伟气还未消,“他那句话什么意思,合着长得好看在他眼里就那么龌龊了?”

“不是,不是。谁不知道祁哥你身正不怕影子斜。让他们说去吧。”蔡成功好一番劝慰,祁同伟才冷静下来,“但是祁哥身正归身正,咱们背靠大树好乘凉啊。”蔡成功的这一提点,让祁同伟想起了自己还有些事情得办。

 

 

抱着脸盆等在浴室门口,祁同伟就看见一行五大三粗的壮汉迎着走了过来,最前面的高育良自然是看到了他的,嘴角不动声色的勾起了一个微小的弧度,却没有说话。

“高书记,是那个小子。”旁边不知道是谁提了一嘴,所有人的眼光都落到了祁同伟身上。高育良这才也扭头扫了他眼,不疾不徐道,“后生仔,上次苦头没吃够?”

祁同伟走上前一步,坚定了语气道,“高书记,我想跟你谈谈——就两个人。”这句话让周围的人一阵哄笑,祁同伟明白他们在想什么,却只是静静的看着高育良,颇有些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意味。


“跟我进来吧。”高育良打了个手势让其他人在外候着,和祁同伟两个进去了。浴室里空无一人,显得宽敞许多。祁同伟也不等高育良再问,便自己主动开了口,“我能打架,也会打架,让我跟着您。”

高育良让祁同伟的直接给逗笑了,嘴上却依旧不紧不慢,“我这儿不缺能打的人。”

这下轮到祁同伟犯了难,见他窘迫,高育良并没有让这难堪的氛围持续太久,开口道:“你想投靠我可以,但说说看为什么找上我?”祁同伟本来嘴边一溜串的溢美之词,此刻都像打结了一般卡在喉咙里,最后 却说出了截然不同的话,“您很像我的老师。”


高育良一愣,眼睛透过镜框反复打量着面前的人,仿佛是见惯了这套说辞,有些生厌,“跟我靠近乎?”

“我是说真的,您特别像我的老师。他在大学里帮了我很多,我特别敬重他。”祁同伟说话时眼睛里满满的倾慕之意,这是一个连奉承话都能动了真情实感说的好听漂亮的男人,高育良无心去分辨话中真假,反正这碗迷汤让他受用,便点了点头,算作答应。

“高书记,我还有个不情之请。”祁同伟见他应了,继续道,“您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只是那些乱七八糟的——我没有一点兴趣。”

“行。”高育良的爽快让祁同伟有些意外。高育良见他喜上眉梢的模样,心说这个孩子终究是太年轻了。等真的拜到自己门下了,高育良会有一百种方法脱下他的囚衣,岔开他的双腿,自愿的,非自愿的。

 

 

“老师,”祁同伟一声把他从思绪里拉回,黑白分明的眼里映出高育良温和的轮廓,“那以后可仰赖您帮我一把了。”

高育良叹了口气,撂下一句逆耳的忠言,“这到底是监狱,你老别想着有人无缘无故对你好。”



(关于侯亮平,我是真的不喜欢剧里他对祁同伟的态度,始终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要审判人家,始终带着鄙夷和不屑,带着一种要救人于水火的高高在上,甚至从一开始侯亮平就像开了上帝视角一样,对老学长不尊重,各种嫌弃各种否定,可人家好歹是缉毒英雄啊。最后,这些话不针对原著里的侯局长哈。)

评论(26)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