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1997

【猎奇向】非人哉(天师高X花妖祁)

非人哉

 

天师高X花妖祁

 

 

祁同伟是妖。

从他很小的时候,他就知道人世间有一个叫高育良的天师。每次只要他不听话想偷跑去下面的镇子偷发糕吃的时候,周围的老人就会吓唬他高天师要来抓他回去炖了吃。天师跟妖一样吃人,还很凶,在祁同伟幼小的心灵里就这样留下了关于高育良深刻的印象。



除了恐惧,更多的是与日俱增的好奇。

“奶奶,”小祁同伟把最后一块发糕塞进圆嘟嘟的嘴里,想吃饱了就是现在叫高天师抓走,也没什么可遗憾的。可是坐在那里左等右等,却没有故事里风云突变,从天而降一个高育良。祁同伟心里竟生出一股子的失落来,“我都撑破肚皮了,高天师怎么还没来抓我回去啊?”

他奶很生气,一巴掌拍掉了他手里的碟子,“高天师可是吃妖怪的,捉住了你就活不了。”  



“我不信。”祁同伟一摇脑袋,噘着嘴反驳,“他才不会吃我呢,我长得这么可爱,我又没有做过坏事——”

“你记好了妖就是妖,没有人会同情我们的,你做了好事坏事在他们眼里都一个样儿。”祁同伟从没有见过他奶那么严肃,虽然心里听不进这个道理,却也不敢嘴上反驳,看他那默不作声的样儿,他奶知道他的小心思,敲了敲他的脑袋,“等你大了,就明白这个理了。”

 

可是,祁同伟想见到高育良的想法像是一颗生根发芽的种子,没有随着年龄的增长而磨灭,反而不知不觉深深烙进他生命的每一个拐角。

等到他足够大了的时候,终于可以一个人一只妖跑到山脚下的集市去的时候,他已经暗恋了高育良316年了。

在岭上他看到过各种各样高育良的画像,把他画成吹胡子瞪眼,凶神恶煞的模样。祁同伟第一次在人间看到铺子里高高悬挂着高天师的画轴,温和的眉眼,噙在嘴边的笑容,竟带着股与祁同伟印象里大相径庭的书生气。春天午后的暖风从窗户里吹进来,带着画轴微微晃动,祁同伟甚至觉得那人是在对自己笑着的。

 

祁同伟朝着系着的鱼线吹了口气,那画轴就倏地一下落进了他怀里,但祁同伟想着第一次正儿八经到人间,还是入乡随俗买下来的好,便问,“老板,这画多少钱?”

店主摊了摊手,比了个数,祁同伟掏出了碎银子,店主一边包起画轴一边道,“高天师捉妖,把这幅画挂在家里大堂最好,镇宅子呢。”

你问那画后来去了哪里,当然是让他奶和他爷给丢下山了。

 

 

祁同伟打听了很多人,才问清楚高天师住在明山的一座道观里。那座道观建的高耸入云,祁同伟站在门口往上看,几百级的石阶。他刚踏上第一级,脚底就一阵钻心的疼,他捧着脚丫子唉哟一声倒在旁边。一个小徒弟看见了过去,笑他,“你一个妖精跑道观来干嘛?”

“我找高天师。他不是收妖精吗,我就是妖精。”祁同伟答得理直气壮,一旁的徒弟却笑弯了腰。

“你这样的小妖,天师自己动手都嫌跌份。——我就能收了你。”

祁同伟心里一惊,赶紧踉跄着从地上起来,念了句口诀逃之夭夭了。他才不能在没有见到高育良的时候就死了。

 


祁同伟老是想着那几百级的台阶,他算数不好,也算不出来那得修炼多少年,才能一步一步上去。突然之间,孤鹰岭的老人们发现有一只叫祁同伟的小花妖特别的刻苦,每天从早到晚的练习施咒和法术。

可是收效甚微,祁同伟百思不得其解。

“奶奶,我怎样才能成为孤鹰岭最强大的妖呢?”

“吃人。”       “人不好吃。”

“那药好不好吃呢?”

祁同伟觉得醍醐灌顶。

想要成为孤鹰岭最强大的妖并不容易,很多人都在跟他较劲,但是只有他不好意思说出来自己这么做的动机,是为了一个从未谋面的天师。

 


王小波说每个人的一生都有一个主题。那祁同伟一生的主题,就是好好修炼成精,然后等着高育良来抓走他。忘记说了,王小波就是山下村子里那个经常做了发糕却让祁同伟偷了去的面饼师傅。祁同伟知道只有自己足够强大的时候,高育良才会出现带走他,而在此之前,他要好好修炼。

 

评论(18)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