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1997

【高祁】非人哉(二)天师高X花妖祁

非人哉(二)

 

祁同伟嫁给沙瑞金作四房的时候,闹得满城风雨。沙家是个大户,钟鸣鼎食的仕宦人家,偏偏长房长孙沙瑞金娶了个男人回家,成了吕州的笑话。


祁同伟之所以嫁给他,不是贪图沙家有钱。只要他喜欢,沙瑞金能为着他把整个吕州的发糕都买回家。

可祁同伟从没对沙瑞金提过自己喜欢吃发糕,就像他从没对任何人说起过他喜欢高育良一样。这是一个最伟大的秘密。他嫁给沙瑞金,只因了他不经意在自己面前提过的那一句话,我认识几个天师朋友。

祁同伟没有再多问,答应他三日之后成亲。

 


前脚刚嫁过去一个月,三房的太太就死了。嫌疑最重的自然是得宠爱的祁同伟。沙瑞金为着这事情焦头烂额,不能明面上护着他,跟家里长辈也僵持不下,谁料祁同伟却提议让他把天师朋友请过来,一来好弄清楚这死人是怎么个回事,二来也祛了晦气冲冲喜。祁同伟这么提了,沙瑞金也就顺水推舟了。

自古女眷不能上座,但祁同伟是男人,不用守这条规矩。

上了桌,一改平日里的活泼张扬,这顿饭祁同伟吃得味同嚼蜡。眼睛不敢乱瞟,脑袋由始至终以一个僵硬的姿势低着,不看别人也不想让别人看见他似的,几乎要埋入自己的衣领里去。

舌头尝出甜咸的滋味,牙齿仔仔细细的把每一粒米都咬得细碎,仿佛他咀嚼的不是眼前的饭菜,而是这七百多年来的所有血泪汗水。


听得沙瑞金与一众朋友喝酒闲谈的嘈杂,他插不进嘴,埋头自顾自的吃饭。

他不饿,他只是有点怯了。

捧着碗发愣的时候,独独一句在笙歌萧管里听来格格不入的话钻了他的耳朵里,“祁老板生得国色天香,恐非人哉。”



此语一出,同个桌上的人面面相觑,看看祁同伟又看看沙瑞金,脸上都有些说不出的尴尬。最后,还是沙瑞金自己一阵爽朗的大笑,圆了过去,“哈哈,天师好会开玩笑。——同伟,你也别往心里去。天师见多了妖魔鬼怪,现如今见到美人都多虑了。”

祁同伟不答话,只是将头压得更低了。沙瑞金以为他是害羞了,顺势搂过他的肩膀,拥入怀中。祁同伟察觉出那道锐利的眼光穿着空气直指向自己,急忙收敛了四散的妖气。



高育良亦是发觉了空气里平添的几分祥和,心里一声冷笑,暗自纳罕道这个妖精不一般呐。


评论(8)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