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1997

【关周关/双关】三角关系(四)

 


关宏宇把衬衫从床边捡了起来,吊儿郎当地披在肩上,毫无遮拦的露出两条白花花的大腿。

“我说周巡,你别跟我揣着明白装糊涂,”关宏宇伸手就去掏周巡的裤袋,摸出一包软中华,自顾自的点上了烟,深吸一口,“打算什么时候跟我哥说清楚?”

“这不是想着嘛。”周巡皱着眉,抢过关宏宇嘴上衔着的那支烟,咬着烟草的尼古丁味道,就听见关宏宇在一旁戏谑道,“让你选一个就这么难?”


周巡不知是被烟呛到了嗓子,还是让关宏宇的话给噎住了,咳了半天才平复下来,“真要说也得等你哥这档子事情完了,再说轻重缓急你不分吗——还真把他当表哥了。”

关宏宇回味着他话里的意思,沉默了半晌,突然开口道:“我觉得自己挺卑鄙的,”周巡本想岔开他的话,“得了吧,关宏宇你还能有这个觉悟。”却看见他脸上阴郁的苦笑,“撬人墙角这种事儿,最不道义。你说,咱们是不是有病啊?”


周巡瞪着眼问他,“什么病?”

“就是那个追求刺激的什么病态心理。”关宏宇摸了摸鼻子,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

 

 

 

 

最早,关宏宇和周巡搞好关系单纯的就是为了每次出门的时候,他哥都能带上他。后来,关宏宇对于周巡起了心思,仅仅因为他是哥哥喜欢的人。只要是关宏峰的,他关宏宇都想要。甚至有时候要的不是那个人,而是关宏峰对他的一个态度,给或者不给。可直到发现自己越陷越深,似乎动机渐渐地无关关宏峰,关宏宇才惊觉自己已经偏轨太远了。


当周巡看到关宏宇的目光也起了躲闪的意图,关宏宇终于明白过来这是一条不归路。

关宏宇想到对他哥的种种解释,关于他们二人的,或者更霸道些,反正周巡是爱他的,反正从小到大他哥也一直是让着他的。关宏宇想的这所有,都没有那个机会说出口。


看到倒在血泊里的关宏峰,关宏宇脑子里的一根弦啪的断裂了,什么狗屁爱情全成了一片空白,除了关宏峰。他扑倒在关宏峰的脚边,捂着那件血块凝结的黑色衬衣,声音嘶哑的一遍遍叫唤着他的名字。

“哥,哥——”

关宏峰张了张嘴,想说话,却吐出一口血沫来。旁边晃动着的人影却一下子攫取了关宏宇的注意力,他站起身来,拔出手枪直抵着人的脖颈,“不是让你看着他的吗?啊?——为什么会出事?”


周巡哑然。

“说话啊你!”关宏宇卸下了保险栓,压着扳机的手指因愤怒而微微发抖。

“宏宇。”关宏峰强撑着抬起上半身,轻轻叫了句,关宏宇放下了手枪,和周巡一起围了过去。关宏峰已经失了焦的眼神在两个人之间打转,“周巡,”关宏峰拉着关宏宇的袖口,眼睛却死死的盯着周巡,“你要帮我照顾好小宇,别让他出事。”

“哥,我不用他——”那话却因为关宏峰紧紧拧着的眉头而有些松动。


“宏宇,你要好好的。活着。”      “我知道。”

关宏峰的手倏地落了下去,关宏宇愣了半秒,旋即抱起他哥就想往外冲,被周巡一把拽住摔在了地上。“你疯了啊,枪子儿不长眼,你就敢往外冲。”

关宏宇一屁股坐在地上,看向已经没有呼吸了的关宏峰。他一边脱下自己的皮衣,一边去褪关宏峰身上的衣服,周巡在旁边看得一愣一愣的。仅仅是几秒钟之后,他就意识到了关宏宇的意图,伸出手死死扣住了关宏宇,几乎是一字一顿的道:“你不能去。”


“我为什么不能去?——我哥是枉死的,要替他报仇就只有这条路。”

“你哥让我保护你。”周巡还在坚持。      

“保护我。你连我哥都保护不了,你保护我?”关宏宇挂在嘴边奇怪的笑容像是赤裸裸的嘲讽,将两个人最后一丝关联都狠狠抹杀。


“宏宇。”         “我谢谢你。”

关宏宇右手举起手枪,抵住自己的肩骨,重重扣下了扳机,身体狠一晃,“周巡,你要真想救我,把警察引过来吧。”

 


评论(7)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