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1997

【祁同伟水仙】你别是个傻子吧(二十一)

我只是努力想要填完此坑。

前文见评论

房间里的三人枯坐了半刻,面面相觑。祁同伟末了还是没有忍住拳头上的冲动,一拳径直落在了沙瑞金的脸颊上,声音沉闷的,十足的劲儿透过口腔的粘膜碰撞了牙齿。沙瑞金顺着劲儿偏了头过去,啐出一口血沫来,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把坐在边上的祁花花唬得够呛。

“祁哥。”他几乎是下意识的拉开了还要挥拳的祁同伟,去碰沙瑞金左脸的手指刚伸出 ,又讪讪的缩回了手。说到底,沙瑞金和祁同伟的事情,他心虽大,也不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祁同伟的拳头暴风骤雨的落在沙瑞金的身上,后者也不还手,咬着嘴巴实打实的挨了几下。祁花花看不过他祁哥打沙瑞金,又不愿主动去帮沙瑞金。手心手背都是肉,花花索性一股脑摔了门出去。

待情绪也发泄得差不多了,祁同伟停了手,看向脸上青紫的沙瑞金,发了通狠,“活该你被揍。”见沙瑞金愣着坐在那儿,一脚踢在了桌脚上,“还傻着干什么,追去啊!”

“——”沙瑞金扶着沙发椅步子有些踉跄,没有即刻追出去,反而转向了祁同伟道:“我来就是想告诉你们,上头已经冻结了干部上升的决策。侯亮平下调来查丁义珍的事情,和你们到底有没有关系?”

祁同伟看着沙瑞金有些滑稽的脸,一时哑口。沙瑞金从他眼中瞧出了端倪,“谁放的人?”那架势好像要是祁同伟搞的鬼,就把人无私上交了似的。祁同伟觉得沙瑞金目光扎眼似的退了步,心里暗暗说自己这见沙怂的毛病原来还没根治,面上仍是冷笑,“你少在这儿做戏了,你要是真关心花花,能不知道他和山水庄园牵涉多深?”沙瑞金瞟了他眼,没说出反驳的话来,“沙书记,放走丁义珍和我真没什么关系。不过,您要觉得我俩拖累您就划清界限。反正我是他哥,我替他打算。”

祁同伟从不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他过去做过这种事儿,也吃够了苦头。比起别人,他更相信自己。

“祁同伟,你千万别轻举妄动。”沙瑞金神色复杂起来,眯起眼睛盯住祁同伟像是在考虑说点什么,却最终还是一言不发的离开了。那动作落在祁同伟眼里,就坐实了十足的懦夫。沙瑞金走后没一会儿,祁花花也自己回来了。

“他和你说了什么?”祁同伟开门见山的问。

花花犹豫了一下,才答:“他让我相信他。”

“你信吗?”祁同伟眼底升腾起淡淡的雾气 ,嘴角弯起一个近乎嘲讽的弧度,“你信他沙瑞金会冒着丢了省委书记的风险来保你?”

祁同伟说的太现实了,祁花花不是从未考虑过,只是不敢去做这个考量。待被祁同伟说破了,一时红了眼,目光失了焦似的在房间里打转儿,嘴里嗫嚅着却说不出个完整的句子。

“花花,我算琢磨出来了,这大难临头各自飞。咱还是靠自己吧,”祁同伟眸子一暗,冲他摇了摇手掌,示意他把手机给自己,“这症结在侯亮平,把他彻底解决了好。”祁花花闻言,递手机过去的手不由自主的颤了下,又悄悄缩了回来,话里有些求情的意思,“祁哥,猴子是我师弟。”

祁同伟心说当时侯亮平逼死自己的时候,也没考虑什么师兄弟同门的情分,一时气直冲脑门,“你可真够天真的,他侯亮平不死,到时候死的就是你。可别忘了放丁义珍,杀刘庆祝,我们可没有退路。”看祁同伟大有步步紧逼的意思,这些天以来积攒的不顺和小脾气都在顷刻爆发,他啪的一下把手机盖在了桌上,苦笑起来,“祁同伟,自从你出现之后我的生活就一团糟了,”他红着眼圈笑着反问他,“——或许也不会更差了?””

“我只是不想你走我的路。我不会害你。”他拿起祁花花的手机,给侯亮平的号码传过去了一条简讯。

星期日晚上七点,来我家聚聚。

评论(18)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