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1997

【宇巡】思旧赋(关宏宇x周巡)


私设如山:32集里周巡没有认出关宏宇。


 


在长丰支队问讯室里的五分钟,比关宏宇经历过的任何时间都要来得漫长,且煎熬。

 

周巡点着的香烟燃烧释放出灰白色的浓雾,掩去了往日在他眼里跃动的那分锐利,反而湿漉漉的,带着津港春末潮湿的南风。关宏宇眯着眼看他,半张脸隐没在黑暗里。

“老关,我记得第一次见到你是在零一年一月二十七日,”周巡开口,“那时候的我厌恶周围的一切,包括我自己。”

关宏宇的思绪没有跟着周巡的话回到零一年,反而想起另一个清晰的日子。零三年的四月十六日,他第一次见周巡。关宏宇从不觉得他会那么在意,可经年之后再想起那时候的周巡,还穿着一身浅蓝色的基层民警的警服,头发也还没像现在这样长。唯一不变的,大概是那双好看的眼睛和扑闪的睫毛。



“我记得你那天戴了一条极其不搭的紫色围巾,”浸渍在回忆里的周巡,脸上带着某种沉迷的微笑。关宏宇脑子里刨了一圈,那天的周巡除了身上的警服之外似乎没有其它特征,可是在所有人里就是散发着光芒般醒目。关宏宇对于他哥和周巡的往事没有兴趣,而周巡却在他耳边絮絮叨叨说个没完。

和关宏峰与周巡不同的是,他们的初次见面是些狼狈的。那是他贩卖盗版光碟的第二年,那一片的人没有不认识他关宏宇的,多少都给点面子。而新来的片警周巡就像一个愣头青一样,死追着他不放。他记得周巡当时撒丫子在自己后面追,撞翻了两个水果摊赔了一百块钱不说,还扭伤了脚脖子。


周巡还是敬业的抓住了关宏宇,把他那个装满盗版碟的包扣了下来,脾气暴躁的踢了一下他的小腿肚,“跑,还跑吗?”周巡恶劣的用手铐拷住关宏宇反剪的双手,关宏宇头发乱糟糟的窜着,像肆意正长的杂草。

“你跟我说,要想干警察就来找我。”周巡对视上关宏宇的眼睛,心里突然一阵打鼓,他从那个平静的眼里看到了某种不属于关宏峰的东西。会是关宏宇么,他不确定。周巡自以为能轻而易举的分辨二人,但他似乎从来没有了解过关宏宇。见过他的嬉笑,却未见过他的认真。



关宏宇还记得自己因为卖片的事儿在号子里蹲了小半年,也是在那半年里他开始和周巡熟识起来。

“出去了之后找点正经的事情做。”周巡煞有介事的挨着他的耳根子说。除了喷薄在脖颈边缘的热气,关宏宇什么都没听进去,敷衍了事的扭了扭脖子,周巡急得提高了音量,“跟你说话呢,听着了没?”

“我一个人特容易走歪路,周警官,你看是不是捎我一程?”关宏宇指了指周巡身后的警车,其实那话还有一层深意。


周巡回过头瞥了眼,摆了摆手,“这是警队的公车不能私用,再说你都出来了再坐也不吉利。”

“欸,那咱喝个酒去?”周巡盯着他瞧了片刻,几乎是脱口而出,“你说你跟你哥怎么就差别这么大,你都三十好几的人了,整天没个正经。”

关宏宇脸上的笑登即冷了下去,有些不耐烦的跟周巡告了别了。离开局子后,他还是该干嘛干嘛,偶尔在街上遇到周巡打个招呼。很快街上也遇不到周巡了,半个月后关宏宇通过他哥才知道周巡调去坐办公室了。

 


周巡明亮的眼睛在半晦半明的白炽灯下闪烁。关宏宇唇干舌燥,却避免过多的小动作去暴露自己的身份,压抑久了的感官疯狂地刺激封藏的记忆。

 

关宏宇本以为坐办公室后的周巡会斯文起来,不再用拳头解决问题,但实际再见到那人的时候却是更糙更黑了几分,还蓄了头骚气的卷发。

“我说,周警官你这是向我们靠拢呀,要不再纹个花臂?”关宏宇贱兮兮的调侃他。

周巡只是撩起头发,暴脾气还是没改,“滚你丫的,就你话多。”

后来,周巡换了一辆牧马人。关宏宇有一次喝醉了,坐在人车前盖上看星星,数着数着就睡着了。

 

 

“可以说没有你关宏峰,就没有我周巡。”

“老关,我认识你十五年,居然没交下你这个朋友。”

深情是周巡一个人的,关宏宇仿佛置身冰窖。听着一个无关自己的故事,他做不到感动,却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像是有所触动。

周巡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关宏宇在想,在周巡眼里,自己算是个朋友么。标准放低些,不是过命之交,就普通朋友,酒肉朋友。可是细细想来,他和周巡也没一起吃过几顿饭,他甚至摸不透周巡吃什么不吃什么。



哑了很久的声音发出一个模糊的字句,“周巡,你还记得什么时候认识我弟的吗?”

周巡有些懵,不明白关宏峰何以在此时提起关宏宇。从前的浮光掠影一闪而过,除了关宏宇脸上有些邪气的笑容和那袋掉在地上的盗版碟,周巡很难想起其他的细枝末节。

“零四年还是零五年的事情了吧。”他道,“怎么了?”

 

“没事,随便问问。”关宏宇将刚才满肚子的话吞了回去。他知道已经完全没有那个必要去说了。

 


关宏宇的人生分为两段,遇见周巡之前,和遇见周巡之后。

遇见周巡之前,他是混混。

遇见周巡之后,他还是混混。

关宏宇曾经以为周巡会是自己的明灯,就像关宏峰曾经于周巡而言。

但终究,不是。

 

 

“周巡,这路特黑,我一个人容易走歪。”出问讯室的时候,关宏宇突然回过头盯着荧光白的灯管,没头没脑的说了句。

周巡一僵,他不知道这句话在哪里听过,只是觉得莫名的耳熟。


评论(9)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