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1997

【祁同伟/关宏宇】末路狂花(人义x白夜) 3

为什么不是【下】而是3呢?  

因为发现更不完,越写越长,越长越懒得写,绝望jpg....

此章有关宏峰,周巡。

 


路虎在树林里开出一条崎岖的道路。被结结实实绑在副驾驶座上的关宏宇眼睛还不安分的来回在祁同伟脸上打量。

“你今天是不是有特殊任务要执行?”关宏宇锲而不舍的以搭讪的口气问道。

祁同伟眼睑一垂,难得的搭理了关宏宇一回,“我今天要和老天爷下一盘棋,要么苟活,要么就是赢,”关宏宇有些糊涂,“就不能又赢又活?”

“因为我把这条命当成这局最后的赌注了。”祁同伟的嘴角有一抹耀目的志在必得的笑意,关宏宇有一刹的恍惚,仿佛又看见了那张旧照片里意气风发一身警服的青年。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关宏宇想起自己大半年躲在狭小的房间里连个声音也不能出,外卖也不能点的苦日子,不也这么过来了,便劝他道,“再说了你是英雄,有什么扛不过去。”

没有回答。车子突然停了下来,祁同伟下了车,拉开关宏宇那边的门,示意他出来。祁同伟解开了他身上的绳子,只留下手上绑着那条的粗麻绳,关宏宇活动了一下脖子,才重新看向祁同伟。对方冷着张脸,恫吓他道,“我在警校的时候,年年是射击冠军。”

话里还是有一丝夸耀,但关宏宇注意到的更多是弦外之音。祁同伟没再废话,拿皮鞋轻轻地踢了下关宏宇的小腿肚,“上山。”

“去哪儿啊?”        “孤鹰岭。”

孤鹰岭对于关宏宇来说不过是听起来有些耳熟却辽远的一个地名,而于祁同伟,是他心底最后的干净。哪怕,祁同伟已经料到孤鹰岭会有天罗地网,他会插翅难逃,大概这也是一种宿命。


“我当年还在武警队伍的时候,没有人是我的对手,不管格斗还是枪械。”关宏宇不是自吹自擂,就算从武警队伍退下来许多年,跟现役的刑警队队长周巡干架也没输过。

要是祁同伟年轻一些,关宏宇一定会想和他切磋一下,但是现在,两个人一前一后紧挨着在泥泞的山路上艰难的走。关宏宇想着自己还是先别打扰祁同伟要办的正事。好半天了,总算从影影绰绰的树木里瞄见了一条稍稍宽阔的台阶路。在路的尽头是一间破落的平房。

祁同伟推开院子里虚掩的那扇门,向里头喊了声,“秦老师?”四下寂静得只能听见自己和关宏宇的喘气声。祁同伟心下一沉,突然也是释然了,他的秦老师不必跟他蹚这个浑水,也好。


“你刚才问我为什么不活着,”关宏宇愣了愣,才明白过来祁同伟是在同他说话,“因为我犯的错,什么样的英雄都抵偿不了。”

关宏宇脑子转了圈后,问他:你杀人了?

祁同伟先是摇了摇头,然后又郑重其事的点了下,才答道:“可能比那还严重吧。”

想来,祁同伟是缉毒警出身,是无论如何不会去碰毒品的。比杀人还严重的,关宏宇能想到的也就是自己身上背的灭门案了。

 

“秦老师是谁?”

“喏,”祁同伟指了指门槛,对关宏宇解释道,“那年我身上中了子弹,就倒在这里,毒贩就在山下。是他救了我一条命。”

房间里比较温暖,锅里还有剩余的一些汤面,由此看来主人可能才刚出去不久。祁同伟挨着矮板凳坐下。


“我说祁厅长,你要不给我解开吧,”关宏宇对着他举起了还缠着麻绳的手,“我饿得不行了。”

祁同伟已经被这半路杀出来的关宏宇磨得没有脾气了,琢磨着腿长在他身上,关宏宇刚才要是想跑也早跑了,便也就解开了。关宏宇端着碗也挨着他坐下了,“吃不吃,锅里还给你留了点?”

祁同伟想,关宏宇未免是乐观过了头,身上背着灭门案呢,还能既来之则安之,便开口问他道:“213灭门案是怎么回事?”

 

 

 

汉东省公安厅

 

“亮平,津港的关队长和周巡来了。”老季领进来两个人,一个围着淡紫色的围巾,裹着厚厚的羽绒服。另外一个穿着稍薄些的夹克衫,给外头冻得搓着手取暖。

侯亮平看向那个脸上还有一道疤痕的中年男人,点了一下头,“关队长?”然后看向那个卷发刘海与自己年纪相仿的男人,确认身份般的重复了遍名字,“周巡?”


“你们汉东怎么也这么冷啊,我刚下飞机差点让阴风给吹咕噜过去。”周巡的话活跃气氛似的,大家凝重的脸上有了些淡淡的笑容,但很快又散了下去。

关宏峰转向侯亮平很快的进入了状态,公事公办的问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关宏宇他在哪里?”

“可能,有极大可能他现在和祁同伟在一起。”侯亮平让技术队的调开了监控,“我们刚刚发现祁同伟弃车上山,现在行踪还不能确定。”

关宏峰抿着嘴唇,分析道,“昨天下午汉东省北部刚刚下过暴雨,山路一定是很难走的。你觉得祁同伟可能带着关宏宇去哪里?”


“孤鹰岭是目前我们重点怀疑的地区。特警已经往那里赶了。”侯亮平简明扼要的跟关宏峰和周巡交待完情况,“祁同伟现在的状态特别危险,不排除你弟弟会被作为人质。”

关宏峰眼神飘忽了一下,像是想起了些什么,对侯亮平道:“那咱们也过去吧?”

“嗯。等现场情况一确定下来,咱们就过去。”

 

 

侯亮平和赵东来还在里头布控,周巡站在外头走廊抱着桶康师傅呲溜呲溜的吸面条,关宏峰走出来透透气,乜了他一眼,从鼻子呵出一句气音,“周巡,你是什么时候都不忘吃东西啊?”

“要我说老关,你也别太担心了。关宏宇那小子能把我压在地上打,对付什么祁同伟绰绰有余。”周巡说着,就着碗口喝了两口辣汤。

关宏峰的眉头深深陷下三条沟壑,他转向了周巡,“祁同伟这个人,你听说过吗?”


“没。”周巡摇摇头。

“也是,你比我们晚好几届呢。”关宏峰眼睛一闭,声音低沉,“祁同伟当年是汉东省底下缉毒队的,立了很大的功。你不知道,他算是我们那个年代警校里的偶像了。尤其是宏宇,当时宏宇特别崇拜他。”


周巡有些诧异的抬了抬眉毛,张了张嘴想问什么,最终也只是叹了一口气,“老关,要按你这么说,那祁同伟年轻的时候也算是个有为青年了。——那,他怎么就走到今天这步了?”

 


是啊,他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评论(20)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