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1997

【关周/小关周】孑然妒火(...车轮印)


关宏宇开门的时候,迎着面看到了周巡那两条在浴袍里晃荡的精瘦的小腿。关宏宇脸上登即有些莫名其妙的发烫,周巡却大大方方的,冲着他招了招手,关宏宇开始飞速思考着这到底是谁家。


他认识周巡,但却算不上熟络,只是模模糊糊的记得那是他哥的一个徒弟,以前还把自己的盗版光碟全套没收过。他和周巡的交集仅限于每回到长丰支队去找关宏峰的时候,关宏宇会默默的以他哥为圆心,画一个半径为十米的圆。而不出所料的是,周巡每次都在这个圆里。

“我哥呢?”他皱着眉头问周巡的时候,听到了厨房里传来玻璃碗碰撞的声音。

关宏峰下厨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


“哥,你煮夜宵啊?”关宏宇把头凑过去,看到关宏峰一脸漠然的面对着一锅沸腾的高汤,那个神情仿佛在琢磨什么困难的分尸案,这个场景在关宏宇看来有些可笑。       

“嗯,我和周巡刚下的班,还没吃饭。”

热腾腾的面条端上来的时候,关宏宇伸长了手就去夹关宏峰碗里的肉,被周巡一筷子拍掉了,“给你哥留点,人蹲了一晚上呢。”


关宏宇刚想驳回去,说周巡别以为别人都不知道你什么心思。冷不丁扭头望见关宏峰看周巡的眼神,竟有些不同寻常的意味,话就此刹住了车。

在关宏宇的印象里,周巡不是第一次出现在自己家里,但是未像最近这样频繁过。眼看着墙上的挂钟指向了十一点,关宏宇自认为很绅士的起了身道:“你等会回去,我送你下楼吧。”

周巡瞥了眼关宏宇,脸上挤出一个奇怪的笑容来,“小关爷,谁说我要走了?”说着余光还兼瞟了眼旁边的关宏峰。


关宏宇看看周巡,又看看关宏峰,后者只是默默地将桌上的玻璃杯里的水喝完,并不作声。关宏宇知道关宏峰的沉默很大程度上是默认,心里升腾起某个不好的预感。“不是,那你今晚不走了?”

“我租的房子楼上在装修,吵得人睡不着觉。——这不,找关老师借个住处,就三天。”说着,周巡转过身去,为表感谢的将拳头砸在了关宏峰的肩膀上。但是,关宏宇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个动作别扭。

当然别扭了,周巡打关宏宇是实打实的拳头。但是,周巡打关宏峰几乎是没用力气,虚晃一拳头。

关宏宇想明白这件事之后,就自告奋勇的去收拾了客房。

 

 

“宏宇,今天你睡客房吧。”关宏峰瞥了眼收拾得还算整洁的房间,道。

(没错,今天也还是表弟的宏宇)


是夜。关宏宇觉得是晚上他哥煮的面条还是有点咸,口渴的不行,想起来找水喝,就听见主卧室里窸窸窣窣的响动。关宏宇蹑手蹑脚的凑了过去,门开了一条缝隙,透出一道窄窄的光束来。


微博链接:

https://m.weibo.cn/2812917340/4170827362194907


评论(23)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