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1997

【黑花】有鬼(民国谍战/全员)二


二、夜晚

 

白楼的一角被老榕树所遮蔽,昏黄的灯光的笼罩下,在水泥路面上拉出纤细而鬼魅的影子。空气里飘忽不定的仿佛有种桂花的香气,又近似于某种东西腐败在泥土里的味道。

一行人抵达西面白楼的时候,正好是凌晨一点钟的光景。他们都是在睡梦里被人吵醒的,从家里或者办公室被带出来,然后上了一辆小汽车,一路左拐右弯地带到这里。在保密局长期工作的经验告诉他们,今晚的事情绝不那么简单。


在正式进入白楼之前,一群日本宪兵在临时拦截站搜走了他们身上的枪支和锋利的刀具。这趟出行实属仓促,所以基本上除了黑瞎子和潘子,没有人记得带上武器。搜查虽然极为迅速,但是却坐实了他们某些人心里不好的猜测。

大铁门吱嘎一声在他们身后阖上,屋子里突如其来的安静,走廊座钟滴答滴答的响动成了唯一的声源。最先沉不住气的人是胖子,瞅了眼周围的诸位,埋怨道:“这算什么事啊?大半夜把人从被窝里拎出来,合着就来这儿干瞪眼?”


阿宁冷笑着乜了他眼,“过来容易,回去怕是不简单了。”

“那也是你们的事情,”胖子忿忿不平道,“你们都是一个单位的,我跟你们什么仇什么怨呐,把我牵扯进来。”

“如果没关系,你又怎么会在这里?”


黑瞎子冷眼看着二人争吵,慢条斯理地点起一支香烟。解雨臣瞥了下他,掩着鼻子走到吴邪身旁。吴邪见势头有些不妙劝了句,“现在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们都还不知道,大家就先别吵了。”

霍秀秀也点头附和了声,“我看,多半是有什么临时任务需要抽调人手。”

“如果真是这样就最好不过了。”一直沉默的解雨臣突然插了嘴,“怕只怕——”话未完,铁门又吱嘎地打开了,外头一道锐利的大光笔直地照进来。站在门口的是保密局的外事顾问裘德考,与他们不同的是裘德考很明显不是被人强行带过来的,而是有人要他带话给他们,“诸位,现在时间也不早了,除了阁楼和三楼最靠里的客房之外,其他房间你们都可以任意使用。”裘德考作了一个保持安静的手势,打断了胖子的发问,“重要的事情明天一早自然会跟各位说的。好梦。”

 

白楼分为东西两栋。东楼四层,西楼只有三层。所以从东楼可以轻而易举地监控西楼的一举一动。在裘德考离开之后,黑瞎子径直走向客厅一角的百叶窗,轻轻掀开一个缝隙。果不其然,东楼的最高点闪烁着若隐若现的亮光。他朝众人递了个眼色,却什么也没说。

一楼是客厅餐厅和长廊,二楼除了书房外有三个房间,三楼有四间客房和一间阁楼。


吴三省是这些人里头年纪最大职位也最高的,“我来安排,潘子你和吴邪住三楼靠里那间,张起灵中间,霍小姐和阿宁你们住靠楼梯的那间。彼此也好有个照应。”

吴邪咽了口唾沫,心里还有些犹豫不决。三楼最靠里的那间客房是离阁楼最近的,吴邪在来之前也听说过白楼发生过的一些怪事,虽然是不完全当真的,但心里还是有些发憷,刚想开口说点什么,却被边上的潘子抢了先,“行,三爷你就放心吧。”

吴邪面露尴尬之色,却将刚才未说的话都吞了下去。


吴三省见众人未有异议继续道,“二楼我住中间,王先生你住右侧,解科长你和黑瞎子凑合一下住在靠楼梯口的房间。”

“我反对,”刚才还笑着的黑瞎子突然拉下脸,半真半假地道,“我可不太想跟兔儿爷共用一个房间。”

解雨臣脸色蓦地一变,拳头攥起,他知黑瞎子素来口无遮拦,此时却不好发作,只是咳嗽了两声,全当作没听见便将头扭开。


黑瞎子与解雨臣不合局里的人都是知道的。两人结梁子似乎是和一次酒后的枪法比试有关。解雨臣是个票友,闲来无事的时候也自己登台唱上几句,加之平时做事为人又极为细致温柔,风言风语自然不少。黑瞎子一个军队出身的人本就瞧不上所谓的译电科,对除了张起灵之外的人更是十足的轻视,于是便说用左手跟解雨臣比试。意料之外的是,解雨臣险胜。

愿赌服输。没有人知道他们二人的赌约是何,但自那日后两人的关系便急转直下。若是之前尚有一些客套与逢场作戏的意味,如今便是不留余地。

正当大家都不知如何化解这尴尬场面之时,本是沉默的张起灵突然插了一嘴道,“我跟你换个房间。”他是看着黑瞎子说的这句话。


众人都有些意外,解雨臣亦是将目光投向他,张起灵也不再开口解释,顾自抬脚便向二楼去了。待到他走到楼梯的最末,众人才恍惚着反应过来,三三两两地也上了楼,各自散了。

 

 

但这一夜很多人辗转反侧,无法安眠。

 

房间里,霍秀秀摘下脖颈上的足金的项链,放置在梳妆台的抽屉里漫不经心地道,“宁姐,你觉得明天会发生什么?”

阿宁不语,只是将残余在手上的烟灰掸了掸,深吸了口气,方才掀开了被褥,有些不耐地跟霍秀秀道了声晚安。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