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1997

[百日启副day52]原谅我盛装错过你

我喜欢一个人,可我不敢说。

我怕说了会死。

我不怕死。

但我怕死了之后,再没有人像我一样爱你。

——张日山。

 

他记得张启山结婚那天,他红了眼圈,眼睁睁看他牵着夫人的手走进洞房,一对璧人,多么好,他连羡慕都没有资格。

挡酒,故意将自己灌醉,八爷看不过来拦着他,“别喝了,早点回去。”

可他执意,要看他执起别人的手,张日山想要看他幸福,看他眼角眉梢的喜色发自内心,而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那分喜色,或许幼时他也曾与他并肩而卧,如今只剩一声疏离的“佛爷,属下告退。”

以后,会有人天天伴着他,不论寒暑。会有人为他添衣点香,轮不到自己多事。可张日山还是不免去回想以前的日子,以前在东北的时候两个人挨得很近烤火的日子,甚至在长沙的雨季他为他撑伞的日子。

“佛爷,我想。”话没有出口,张启山已经从他面前过去了。

天大的事情,他也不能今天说,更何况 他想说的不过是那一句,他想家里了,想东北大雪封山的样子了,想初来长沙时候吃的糖油粑粑了,可这些和他的佛爷又有什么关系呢?

第二天张启山醒来的时候,娇妻在侧,一切都很好,唯独少了什么,大概是平常的空气里都是另一个的气息。他没有发现,直到一个上午都见不到那个一直如影随形跟着自己的人。

“管家,张副官呢?”他随口问道。

管家支支吾吾的,给不出回答。张启山没来由的一阵烦闷,推门出去,走了不多会,天上忽的飘雨了。

“佛爷,”那个人撑着伞站在街角,等他。

“张副官,你在这里干什么?”张启山眉梢一挑,笑容里有些奇怪的不悦,却也在看见他的一瞬放下心来,“今天一整天不见人影?”

“起的早了,就巡街去了。”张日山毕恭毕敬的答,伞大幅度的倾向张启山的那侧。

昨晚的某个时刻,张日山想走,离开这里,去任何地方。可他没有,因为。

看见张启山和尹小姐在一起,他会痛,会难过。

可是,看不见张启山,他会死,会更难过。

 

所以,他没得选,“佛爷,我送您回去,夫人应该等着急了。”

雨水滴答的滚落在地,张日山收起伞看见夫人娇艳的裙子荷叶边,忽然间也不至于难过到那个地步了,他还是爱张启山,却不恨尹新月,他想爱屋及乌莫过于此了。

 

“我说,佛爷,你记得你那个小副官喜欢吃什么嘛?”那是哪一次老八问他的呢,他记不清了。

“我喜欢什么他就喜欢什么。”张启山记得自己当初是这么回答的,可他后来总是反复想起齐铁嘴的那句话,张日山他到底喜欢什么,张启山不知道。他总觉得副官就像自己的影子,活成了自己的模样,可最初的张日山呢,张启山也记不清了。

 

原谅捧花的我,盛装出席只为错过你。

祈祷天灾人祸分给我,只留下这香气。

评论(5)

热度(51)

  1. 老九门启副主页eva1997 转载了此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