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1997

【公子作品】【黑花】《我的危险丈夫》 楔子

每个人从某种程度上说都是病人,也都是医生。

 

吊顶米黄色灯光落在解雨臣象牙白的西装外套上。装饰精美的烛台围绕着主桌,排成一个刻意完满的心形。

远与近,黑与白的相撞,像是一场葬礼。无声的埋葬那类名为爱情的东西,最终在潮湿的泥土上竖起的那块墓碑,叫做婚姻。 

“在上帝以及今天来到这里的众位见证人面前,我齐怿愿意让你解雨臣作为我的伴侣。从今时直到永远,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我将永远爱着您、珍惜您,对您忠实,直到永永远远。”

誓言。

交换对戒。

Loyalness or Death

(要么忠诚,要么去死)

那行娟秀的英文小字刻在银质戒指的内侧,是最浪漫的誓言,也是最怨毒的诅咒。

 

 

身着警服的男子推了推鼻梁上的板材眼镜,谦虚的点了一下头,“您好,打扰了,我是那天的吴警官。”

黑瞎子透过墨镜打量了一下来人,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波动,“知道。”

“请问,8月22日那天晚上你在哪里?”吴邪抽出笔,在本子上开始记录。

“我之前说过了,那天情人节,我在家里和解雨臣,在一起。”最后三个字,黑瞎子重复的很刻意。始终坐在一边的解雨臣突然将目光从手机屏幕上移开,轻轻的扫了一眼吴邪。

“是的,可是8月22日那天晚上您和您的,”吴邪略一停顿,纠结了一番措辞,随后改口道,“您和解先生一起吃过晚餐,然后解先生说他在晚上十点钟后回房。请问那之后你在哪里?”

黑瞎子没有沉默,斩钉截铁的回答道,“我一直在家。”

“你确定?”吴邪在本子上写下几行字,继而问。

他偏过头看向解雨臣的方向,仿佛确认般的问道,“你可以帮我佐证吧?”

出乎意料的是,解雨臣摇了一下头,“不可以,那天十点之后我就睡了,并不能确定你在家。”

空气忽然安静。吴邪总觉得呼吸之间是有什么吊诡的存在,他抓不着,但能感受到,在这间阳光普照的书房里,黑暗铺天盖地。

 

“解雨臣,别人不了解你,我对你可是相当的熟悉了。”对面的男人将手上的烟轻轻一弹,起身,“偏执狂,占有欲,我相信那个人也已经感觉到了吧?”

解雨臣冷冷的望了他一眼,没有回应。

“一个连自己爱的人都留不住的你,凭什么能坐在解氏集团的董事位置上呢?”面对解子扬的咄咄逼人,解雨臣只是动了动嘴唇,没发出一个字句。

对方像是一堵墙,任凭怎么说都没有回应,解子扬亦是感觉到有几分无趣,闭上了嘴。

“就算是,那也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解雨臣终于开口,在解子扬诧异的神情,缓缓道,“和你没有半分关系吧,不论是我的家事还是解氏集团的董事权。”

外头,电闪雷鸣,瞬间把解子扬的脸映得雪白。

 

 

坐在沙发上的阿宁手托着腮,目不转睛的盯着黑瞎子看了半天,才道:“齐先生,你可是相当镇定呢。”

“解决绑架的事情,还是要靠你们警察吧。”黑瞎子语气里有些戏谑和冷嘲热讽的意思。

“但是,解先生无论如何都是你的伴侣吧,他现在生死未卜,你未免太过轻松了。”吴邪突然插进话来,鸣不平的意味让黑瞎子突然发出了笑声,“吴警官,你现在是在演晨间剧么?”

“什么?”

黑瞎子身子往后一仰,“你们希望我怎样呢,痛哭流涕还是食欲不振?——拜托,我不是影帝。”

“也是,”吴邪微微一笑,“解先生死了,你是最大受益人,继承亿万家产不说还落得自由自在。”

黑瞎子没有反驳,只是偏过头怔怔的看着吴邪,或者说在看吴邪身后的那面空白的墙,“警官,你还是相当的幼稚。”

“我说的不对吗,和解先生在一起是为了钱吧,结婚纪念日那天也是你一手布置演给我们看的好戏吧。”

“警官,没有证据我可以告你诽谤的,”黑瞎子耸了耸肩,正色道,“如果你真那么闲,恨不能拿望远镜窥视别人的家事,不如好好查查凶手是怎么那么清楚他的日程和行踪的。”

吴邪一愣,脑子里醍醐灌顶般的划过某个断片。

 

 

真正的婚姻,是场棋逢敌手的局。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