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1997

【公子作品】【黑花】我的危险丈夫D2

2009年7月31日   9:32  天台

 

“一杯美式咖啡,谢谢。”霍秀秀将研究了一小会儿的餐牌还给侍者,然后看向对面的人,递去一个征询的眼色。

“麻烦,柠檬草茶。”解雨臣不假思索的说。喝什么对于他来说仅仅是一个习惯,当然习惯这种东西很可怕,就比如他喝不惯黑瞎子错带回家的那瓶茉莉花茶一样。以解雨臣对于这家餐厅招牌菜的熟悉程度,餐牌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

趁着饮料还没上来,霍秀秀率先开口了,“早知道你还是那么钟意柠檬茶的话,来的路上应该顺路帮你带的。——最近那家店刚好促销,买一赠一。”

“没关系,等下班了我自己去。”解雨臣摆弄着手机的挂坠,考虑着如何开口。

霍秀秀发现了他的迟疑,忍不住笑了,“小花哥哥,以我对你的了解,你这么急着找我来不是想聊天叙旧吧?”  

侍者将托盘放在桌上打断了两个人的对话,铅笔重重的在单据上划了一条斜线,然后用颇为程式化的声音说,“饮料已经上齐了,请慢用。”

解雨臣抿了一口花茶,在杯缘落下一个唇印般的茶渍,“瞒不过你,那麻烦帮我调查一下Blinder最近的行踪,他接触过什么人,去过什么地方——”

“小花哥哥,”意料之中的是话被女孩子截断了,“拜托诶,我是律师不是私人侦探。”

“对你这么机灵的人来说,查这个一点都不困难吧。”解雨臣从小看惯了霍秀秀的撒娇和喊累,伸出手示意她贴过来一点,然后在耳边道,“事成之后,公司所有的法务官司都归你们工作室承办。”

霍秀秀稍一迟疑,立即换上了笑脸,把手伸向解雨臣,“成交。”

有意的一下一下的搅拌咖啡,霍秀秀终于还是问出了那个困扰她的问题,“你和Blinder怎么了?”

“霍律师,作为当事人我有权保持沉默。”  霍秀秀耸了耸肩表示理解,“好吧,我只负责调查,你们两个的事情你们自己解决。我相信你。”

“多谢。我也相信自己。”

 

2009年7月31日  13:10  K市市立第一医院

 

“肌肉注射哌替啶50mg,安静休息,让护士注意一下病人的发热情况。”黑瞎子走出无菌室,脱下绿色的手术帽和白色乳胶手套,对身边的人小声说道。

回到办公室,躺在座椅上,瞥见桌子上的饭盒,起身扒了两口。手术后食欲往往不会太好,黑瞎子本能的不去回想刚才手术台的鲜血淋漓的腹腔,转移话题,“对了哑巴张,今天晚上你值班?”

“嗯。”哑巴张是他的同事,负责神经外科,平常话很少,朋友也屈指可数,黑瞎子算是一个,可能也是仅有的一个。外人很难搞清楚的是,这两个看似毫无共同之处的人居然可以顺利的沟通。

“对了,上次让你从图书馆替我带的书——”

张起灵拉开抽屉,拿出了两本很厚的图书,封面加粗黑体的OCD格外醒目。

“多谢,下次一起吃饭。”黑瞎子从口袋里抽出烟盒,然后眼睛扫到墙上那个偌大的禁烟标识,又识趣的放回了桌上。

咚咚。象征性的敲门声。“请进。”

“齐医生,主任通知三点半到会议厅讨论明天心脏瓣膜置换手术的方案。” “知道。”

黑瞎子是在德国学的解剖学,准确的说他还有一个音乐学位,但那已经不重要了。在德国的时候他认识一个很优秀的医学教授,也是一个古板的老头子。到现在还能记得毕业那天他问的那句话,“Blinder,你是想要救人还是只是喜欢拿手术刀的感觉?”

“这很重要吗?” 

“也不是。”

 

 

2009年8月6日  18::20   解家

 

八月份的K市气温已经升到了34°C,地面受到炙烤而在傍晚略显闷热难当。空调嗡嗡的运转,窗外的蝉鸣聒噪,黏漉的夏季。

滴滴滴。闹钟的鸣动让解雨臣猛地回过神来。

牛皮档案袋里装着一叠照片和一张A4纸张。解雨臣将食指落在了那张模糊的人影上,嘴唇轻轻的读出了那个名字,“王盟?”

解雨臣阖上笔记本电脑。只剩下电源微弱的荧光闪烁。

古董店。24岁。喜欢茉莉花茶。

目光落在那一行,唇角有了清晰的弧度又很快隐没下去。桌面另一角摆着磨砂玻璃质感的瓶子,还剩一半的液体分辨不出颜色。

于2009.08.06  24:00前饮用完毕。

外头,门吱嘎的一声开了。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