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1997

【公子作品】【黑花】我的危险丈夫D3

2009年8月6日   18:21   解家

 

“难得,你今天很早回。”

对方没有搭话,而是绕到书房里,从架子上抽出几本厚厚的专业类德语书籍,出来的时候,把书塞进了公文包里,“一会我还要出门,不用等我晚饭了。”

一般来说,家里是七点钟开饭。不过解雨臣和黑瞎子都是忙碌的人,一个月到头聚在一起吃的饭也不过五六顿。对于食物,两个人达成了某种默契的共识,不过是补充身体所必须的营养物质的存在,没有其他太多的意义。

“去闫格轩。”几乎是以陈述口吻打断了两人间尴尬的沉默,黑瞎子望向他,眉头不舒服的拧在一起,却克制的保持一个浮于表面的笑容,“你想说什么?”

解雨臣没有回答,眼睛轻轻眨了一下。

“你跟踪我?”在得到了对方的默认之后,黑瞎子脸上的笑意在瞬间里消失得一干二净,反手一扫,桌上的玻璃瓶噼里啪啦的砸碎在釉面瓷砖上,浅黄绿的液体顺着瓷砖之间的缝隙悄无声息的流动。

“你别玩得太过分了。”玻璃破裂的声音似乎唤回了他的理智,黑瞎子用力的揉了揉眉骨,“我以为,我们不需要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

“不打算解释?”  

“我提醒一下,你不是我的监护人,我做什么你无权干涉。这个道理,霍律师告诉过你的吧。”

旧式座钟发出沉闷而冗长的钟鸣,像一个垂垂老矣却勉而为之的人。

解雨臣也有意搁置了这个濒临崩溃的话题,转而说:“过两天——”

“对了,”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开口想换个话题,“今天收到你们公司的半年会invitation,按照道理不应该寄到医院的。”

“可能是负责联络的人搞错了,如果你不想去,我可以对外说你生病或者加班的。”解雨臣面无表情的滑动着鼠标的滚轮,仿佛刚才争吵的人不是自己一样。

黑瞎子出声打断了他,“没这个必要。”拿起桌子上的口香糖,撕开包装,塞进嘴里嚼起来,含糊不清的说,“另外,你那位远房表亲,不该放任他胡搅蛮缠了。”

口香糖吹的泡泡啪地破裂,又在嘴里咀嚼,吹起新的泡泡。

黑瞎子把脱了味的余渣吐进包装的锡纸里,扔进了垃圾桶,顺眼一瞥看见垃圾桶里还有几张皱巴巴的费列罗金色包装纸。

“Begonie前天晚上生病了,可能会在宠物医院里待一段时间。”

“还是之前的那家?”

解雨臣迟疑了一下,不置可否的呵了一声。

黑瞎子走到玄关处,开了门才突然想起来什么,回身说,“之前订的西装还在店里,你让人有空去拿一下。”

 

2009年8月9日   9::20    K市警厅  

 

吴邪将整理过的文件袋归档。一个大的案件结束了,从概统的角度意味着很久不会再有事情做。

听到走廊上传来哒哒哒有节奏的高跟鞋踩在大理石砖上的声响,吴邪将脸转向门口,很快的出现了一个短发干练的女人,一件紧身背心勾勒出姣好的胸部轮廓,皮裤高跟鞋墨镜。吴邪下意识的打量着走进来的女人,说服自己只是职业病作祟。

“小姐,你如果要报案呢出门右拐,这里是专用办公室,不对外开放的。”吴邪自认为热情的迎上去,将人拦住。

“super吴,”女人将墨镜从脸上移开,露出神采飞扬的眼睛,又重复了一遍,“你应该就是吴邪,吴警官吧?”

吴邪迟疑了一下,在脑子里搜寻了一圈和面前这个女人相关的信息,然而还是无果,最终只能开口问:“请问你是哪位?”

女人爽快的递过去一只手,“你可以叫我阿宁,新调来的,合作愉快。”

“愉快。”吴邪将手抽回,一边想着之前几天上头说要从省厅调下来一个刑警,还说是什么归国的刑侦人才,没想到是个女人。吴邪将眼神移回了阿宁身上,“我说,你得罪了省厅里的什么人?”

阿宁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吴邪的意思,冷冰冰的开口道:“我是自愿调下来的,谢谢。”

“喝茶喝咖啡?”         “警厅这么闲,开饮品店?”

“不好意思,你来的时候案件刚刚结束。”

阿宁点了一下头,从桌子上随意拿起来一张报纸,念出了一句小号的标题,“男子拿花圈求婚女友,你怎么看?”

“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吴邪自认为幽默的说。

“不,婚姻可能是真的坟墓。”阿宁将墨镜收了起来,食指在桌上轻轻敲了一下,“一杯黑咖。”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