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1997

【沙祁】雨(二)

“我当然见过,”沙瑞金只是稍一愣神就接过了话头,“我当年也是从基层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上去的。”

“一步一个脚印,”祁同伟重复着最后几个字,若有所思,从口袋里抽出一包软烟,手在衣袋遍寻了一周,然后看向坐在床边的沙瑞金,说:“借个火?”

沙瑞金摸到了裤袋里的打火机,手指啪地打了几下,都没能燃起丁点火星,估摸着是雨打湿了,便说:“潮了,不能用。”

小屋里找不到打火机,但是火柴还是绰绰有余的。沙瑞金抽出根火柴,一条银亮的火蛇从他指尖猛地窜出,祁同伟嘴里衔着烟,凑了过去,火光点亮烟头的时候,也照亮了他的眼睛。沙瑞金无意抬头,探进他的眼里,有些恍惚,脑子里不知怎么就出现了高育良说过的那句话,明眸善睐,顾盼生辉。


愣神的半晌,沙瑞金闻见空气里愈发浓稠的烟味,暧昧不明。

“您没事吧,沙书记?”祁同伟叫了他一声,沙瑞金回过神来,身体下意识的往后一撤,隔开一段不近不远的距离,随后扯起了其他的话题,“上班时候归上班时候,这都休息了,你别还总那么客气。”

 

“那您抽一口?”祁同伟指尖取下嘴里的烟,转向沙瑞金的方向,对方没有接,祁同伟讪讪的笑着解释,“不是什么名牌烟,不算贿赂。”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沙瑞金迟疑了一下,到底是接过了烟,就着他剩下的半截吸了一口。

后来祁同伟再想起,沙瑞金当时的意思明明白白是嫌弃那烟是自己抽过的。他不由得为自己的政治觉悟头疼。

湿润的烟头,混合着烟草和唾液最原始的气味。确实如同祁同伟所说是最普通不过的香烟,放在平日他沙瑞金不屑一尝的,此时在这里,却是某种致命的吸引。

烟头殷红的火星,成为暗夜里唯一可见的光源,嘶嘶地燃尽。



“听说,你以前是缉毒英雄?”又是一个不知为什么提及的话题。沙瑞金仿佛是听谁说起过这个祁厅长年轻的时候是一把好手,工作能力强。又仿佛是在哪里看到的一篇经年的报道。

沙瑞金看着祁同伟眼里的光热烈而明亮,然后又在转瞬里黯淡下去。那么快,一切发生得那么快,快到来不及捕捉。如果不是祁同伟话语里的颤抖,沙瑞金会以为是自己眼花。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他说。

沙瑞金一时不知如何接下去,原本预备了表扬的语句也只能生生吞进喉咙里,半天吐出一句,“早点睡。”


祁同伟浅眠。一丁点风吹草动都会惊醒。

床板很硬,本来也只是一个人的床,挤下两个男人到底有些困难。祁同伟有意的靠着床边缘的地方,身体悬在空里,让出大半的位置给沙瑞金。这个姿势不要说能睡着了,保持一段时间下来就是浑身酸痛。想到明天一大清早两个人还要上山下乡的做调研,于公于私,沙瑞金都不能让祁同伟这么憋屈一个晚上。

 

“你靠我近点。”本是直截了当的好意,谁料真说出口了,听起来倒有些不同的意思。

祁同伟勉勉强强挪进来了点,但还是刻意保持距离似的,两人中间隔着一道窄缝。

“你很怕我?”沙瑞金贴近了祁同伟的耳廓,分明是陈述的句子。


祁同伟猛地一个转身,两人相对。距离的突然缩短,也让沙瑞金有些措手不及,他清楚的知道只要自己的身子微微向前一倾,就可以和祁同伟鼻尖相抵。气息温热,包裹着二人。沙瑞金的目光落在祁同伟的唇上,一张一合的,攫取着他全部的注意力。

“我是怕您。”祁同伟低垂着眼睛,干脆利落的承认了。


评论(19)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