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1997

【人义群像】Perfect Crime(三)本格推理

(三)狼人杀

 

虽然卧室里摆了两张床,但还是显得宽敞,里头还配了一台液晶电视机,祁同伟瞟到床头柜的遥控器,顺手开了机。汉东省内新闻部分刚刚结束。

祁同伟一边蹲着收拾着自己带过来的行李,一边与高育良搭话,“老师,您说这沙瑞金打的是什么算盘?”

“呵,静观其变吧。”高育良摘下自己的眼镜,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回过身叮嘱道,“你小子别自作聪明。”

 “我省东南部明早起普降暴雨,预计降雨量可达230毫米。请民众及早做好防护,减少外出...”电视里嘈杂的噪音似乎让高育良有些不舒服,他将遥控器一摁,索性关掉了屏幕。

 


“陈海,你看到我袜子了吗——”另一边,侯亮平把背包翻了个底朝天,“我明明记得我带了的。”

“你的东西我怎么知道。”陈海把衣服裤子整整齐齐的码在了衣柜里,说:“我多带了两双,借你就是了。”反正,从大学起侯亮平找不到的东西,最终必然是陈海作出一定的牺牲。他也习以为常了。

侯亮平往床上一趟,陈海看了就要过来拉他起来,“起来起来,衣服脏得很——快点!”     “坐一路车过来,我躺会儿。”侯亮平赖在床上,丝毫没有起来的意思。

陈海只得作罢,“那我先去楼下,看看老师晚饭准备得怎么样了。”

 


第一次煮饭,找个锅碗瓢盆就费了很大的功夫,一行人九点钟才吃到了晚饭,众人早已饥肠辘辘,很快就结束了这顿看似丰盛的晚餐。

“冰箱里的东西是够我们吃一周的,你们要想吃什么我让人开车再送过来。”赵瑞龙道,“都别跟我客气。”

“那我就不客气了,我点个螃蟹。”侯亮平第一个说。

“后面有个池子,想吃螃蟹自己抓去。”蔡成功插了一嘴。两个人又叽叽喳喳的争了一顿,最终还是沙瑞金跳出来主持整个局面,“现在时间还早,来玩个什么游戏消磨时间吧。”

也不知道是谁提出了狼人杀这个建议,李达康表示自己根本没听说过这个游戏,不愿意参加。

高育良道:“达康书记,这是他们年轻人新兴的游戏,我倒是觉得很有意思。”

“这么说,育良书记是很熟悉游戏规则的了,”沙瑞金将牌递给高育良,“不如就育良书记你做法官吧。”

 


简要的描述了规则之后,李达康觉得自己还是不太明白,侯亮平提议说跟着玩一轮就懂了,李达康也同意了,游戏便正式开始。大家围坐一圈,高育良把角色卡片分给了每一个人。

“天黑请闭眼。丘比特请睁眼。”没有人睁眼。

高育良看向李达康不由得提高了音量,“丘比特请睁眼。”

李达康瞄了一眼自己手上的身份,这才睁开了眼。高育良例行公事的询问,“自连或者指定一对情侣。”李达康指了指坐在对面的沙瑞金,用口型示意自连。

果真是沙李配么,高育良不露痕迹的撇撇嘴,轻轻拍了拍沙瑞金的肩头,道,“情侣请睁眼。”

沙瑞金与李达康短暂的对视了下,没有特别的表情。


“情侣请闭眼,狼人请睁眼。”

祁同伟和沙瑞金同时睁开了眼睛,“狼人互相确认身份 ”两人交换了眼色,“现在请确定一名要杀的人。”

祁同伟目光在一圈人中游走。李达康,不行。侯亮平,不行。孙连城,算了。祁同伟定了定心,指向了斜前方的位置,与沙瑞金手的方向不谋而合。

“狼人请闭眼,女巫请睁眼。”孙连城睁开了眼。

“今天晚上被杀的人是他,你有一瓶解药和毒药,你要使用吗?”孙连城摇头。

高育良觉得,从某个程度说让无为而治的孙连城当女巫,对平民来说真的是一个噩耗。

“女巫请闭眼,预言家请睁眼。”蔡成功睁开了眼睛。“你可以验证一个人的身份,你要验证谁的?”

蔡成功指向了陈海,“向上是好人,向下是坏人,他的身份是——”高育良比了个向上的手势,“好了,预言家请闭眼。”

 

“天亮了,昨天晚上死的人是他。”高育良指了指赵瑞龙宣布了结果,后者一蹦三丈高,“我怎么就死了,我还什么都没做。——整个一莫名其妙。”

“好了,”高育良打断了他,“我们先来听听瑞龙你的遗言。”

赵瑞龙愁眉苦脸,“我能有什么线索,我一个闭眼玩家。好吧好吧,我唯一能确定的就是我自己是村民。”赵瑞龙撂下牌,就往厨房去,想找点酒来喝。

高育良继续主持着游戏,“接下来你们需要确定一个警长,在投票中由警长领导分析,有两票的优势。”

“我选陈海。”侯亮平第一个提议。

祁同伟反对,质问侯亮平道:“你怎么知道他不是狼?”

蔡成功跳出来,力挺陈海道,“他是好人,我——”意识到话说多了,蔡成功赶紧捂上了嘴,讪讪道,“我猜的。猜的。”

聪明的人已经猜到了蔡成功的身份了。


也因为蔡成功的话,大家一致同意让陈海担任警长,把警徽移到了陈海面前,现在由他主场发言,“第一个晚上线索还不多,死了一个人这说明至少女巫没有救人,至于女巫有没有用毒药,这个不好判断。”陈海看向其他人,见没有异议继续道:如果赵瑞龙说的是实话,他真的是普通村民,那么功能玩家都还在,村民赢的几率也比较大。

“我只能说我的直觉,我怀疑的人是老学长。”陈海看向祁同伟,后者身体往后一退,笑道:“陈海,直觉可不能当饭吃啊,我们破案是讲求证据的。”


陈海点点头,“所以,我不确定。”

蔡成功耐不住沉默,又跳出来道:可我觉得,李达康书记的嫌疑很大。

此言一出,孙连城竟然也附和了,可见两人私怨颇深了。

“投票吧。”陈海率先道,“我投老学长,两票。”

侯亮平自然紧随其后,“我也投老学长。”祁同伟,三票。

蔡成功和孙连城投的是李达康。李达康,两票。

毫无疑问,李达康投的是祁同伟。祁同伟,四票。

最后一票掌握在沙瑞金手里,他微微一笑,指向李达康,“我觉得达康书记有嫌疑。”

四比四平。没有人让步。这一轮投票只能作废。

 

新一轮开始。“天黑请闭眼。”

“狼人请睁眼,选择你们今晚要杀的对象。”高育良道。

沙瑞金看向蔡成功,他已经猜到了蔡成功的身份,预言家。这一个角色只要不小心验证到自己头上,将很麻烦。沙瑞金想除之而后快。

而祁同伟却看向了陈海,比起蔡成功,陈海对他才是个实实在在的威胁。刚才如果不是沙瑞金那一票投给了李达康,祁同伟现在已经是一条死狼了。但是保不齐,陈海下一轮还是会紧紧咬着自己。


两人僵持不下,最终还是沙瑞金作了妥协。杀陈海。

“狼人请闭眼,女巫请睁眼。”

“今天晚上被杀的人是他,你有一瓶解药和毒药,你要使用吗?”孙连城摇头。

轮到预言家蔡成功的预测了,他要验证的是孙连城,高育良比了个向上的手势。

“预言家请闭眼。”高育良继续发号施令,作为一个在游戏置身事外的人,他突然发现官场和这狼人杀的某些相似性,离远了反而看得更清楚了。人与人的心思,相去甚远。

 

 

“天亮了。昨天晚上死的人是警长陈海。”所有人睁眼,听高育良如是宣布道。  

“什么?”侯亮平显得比当事人还要激动,几乎站了起来,高育良打住了他,转向陈海,“你要留下什么遗言?”

“狼是祁同伟。”陈海用很确定的语气道,“如果说上一轮我没有证据,现在,我就是最好的证明了。他杀了我,因为害怕我会投死他。”

祁同伟气极反驳:“难道没有可能是狼栽赃陷害我?”

“好了,”高育良比划手势让祁同伟闭上了嘴,“陈海,请你找一个可靠的人移交警徽。”

意料之中的,陈海将警徽转交给了侯亮平。“放心,我不会让你白白牺牲的。”侯亮平握了握陈海的手,“我一定让杀人者获得惩处,替你沉冤昭雪。”

 

赵瑞龙在旁看着,笑得眼泪都下来了,“演得跟真的似的,你俩大学一个话剧社的?”

“去去去,你第一轮出局的,有你什么事?”被这一打岔,气氛轻松了不少,陈海也憋不住笑出声来,主动起身,坐到边上给大家削起水果了。


“嗯,接下来大家还有什么信息?——都说说看。”沙瑞金示意还存活的玩家靠近一些,以便分享信息。

蔡成功也不想隐瞒自己身份了,主动提供信息道:“我知道,孙连城可是好人。”

“还有吗?”沙瑞金看向李达康,“达康书记,你没什么要说的?”

李达康思忖了片刻,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开口,“我。是。预。言。家。”

 


窗外。雷鸣轰响。

 


评论(34)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