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1997

【本格推理】Perfect Crime (第四节修改重发)

(三)狼人杀http://eva1997820.lofter.com/post/1e3b8318_f876859

大家联系前文看。 我稍稍做了点变更,占tag致歉。


(四)无人生还

 

“胡说八道!”蔡成功坐不住了,“你怎么可能是预言家?”

被李达康的话打得措手不及的不止蔡成功一个,从表情上看祁同伟和侯亮平也一样摸不着头脑。

侯亮平看看李达康又转头看看自己的发小,继续分析说:“如果说蔡成功不是预言家,那他是怎么知道陈海和孙连城的身份?”

李达康接过话,道:“他猜的是好人,自然相安无事。就算他颠倒了黑白,坏人难道会自己跳出来说,我是坏人吗?”

沙瑞金点头,顺着李达康的身份进一步分析了下去:“怕只怕,蔡成功的身份不是好人。”

如果蔡成功不是好人的话,会是狼人吗?侯亮平脑子一转,很快理顺了思路,作为狼人,蔡成功自然知道所有除了自己和队友之外的人,都是好人。狼人跳预言家并不困难。

侯亮平打算先搁置这个,“陈海刚才留下遗言的时候没有特别点明自己的身份,我猜他也应该是普通村民。如果陈海和赵瑞龙都是普村的话,”侯亮平掀起自己身份卡的一角,露出一张弓箭,“那么剩下的除了两个狼人之外,应该都是有特殊技能的人了。”胜算还是大的。

李达康与蔡成功对峙,蔡成功气弱,愈发佐证了其他人的猜测。

一路分析下来看似线索不断浮现,实则纷杂,可以正说亦可反推。到了投票环节,侯亮平还是更相信李达康的话,原因有二,一是这达康书记第一次玩狼人杀,小心思应该不如蔡成功。二是这蔡成功商人习气太重,平常满嘴跑火车没有一句话能信。明明是游戏,身份也是先定的,但是人很难不依赖平时的人际经验。

不过就算他判定了蔡成功是狼人,作为警长他有两票权,但没有投向蔡成功,而是指向了祁同伟。帮陈海报仇是侯亮平游戏的主题,除掉祁同伟是必然。

李达康投了蔡成功,祁同伟和沙瑞金也就势落井下石。情况对一心想让祁同伟出局的侯亮平来说并不明朗,还有孙连城一票,撑死了也不过是平局。可平局意味着狼人逃过一劫。侯亮平一百个不甘愿平局。

“我弃权。”孙连城道。

蔡成功三票。祁同伟两票。

最终由法官高育良宣布,蔡成功是冤死的。请留下遗言。现场的其他人面面相觑。这意味着狼一只没少,反而自绝了一个好人。

“早跟你们说了我是预言家。”蔡成功被坐实了冤枉,一时更激动起来道,“你们一个两个怎么都不相信我呢?”

高育良比了手势让他先别忙着抱怨,先说遗言。蔡成功胸有成竹,“我知道狼人是谁了,就祁同伟和李达康。”

祁同伟看向李达康,神色复杂起来。

 

“下一轮,继续。”高育良话音未落,被侯亮平截断,“慢着——我要自爆。”说着,甩了自己的身份卡出来。

猎人。

“按照规则,我可以带走一个人。”侯亮平对游戏规则轻车熟路,他看向祁同伟,“老学长,对不住了。”

祁同伟也是气急,把卡片一扔对着侯亮平就吼了一句:“这狼人就我一个吗,你为什么一直揪着你的老学长不放呢,猴子?”

“没办法啊,谁让你非跟陈海过不去啊。”侯亮平耸耸肩,“再说我一命换一命,你也不亏了。”

此时。场上只剩下三个幸存的玩家。李达康。孙连城。沙瑞金。

“遗言,还有移交警徽。”高育良提醒刚下场就已经和陈海、赵瑞龙聊得热火朝天的侯亮平道。

“既然蔡预言家说了孙区长是好人,那警徽就给他吧。” “猴子,你这时候想起来我是预言家了你。”蔡成功仍然忿忿不平。

 

孙连城投沙瑞金。两票。而沙瑞金与李达康分别投了孙连城。也是两票。

平局。“猴子,干嘛还来一轮投票?”陈海状似不解。

“帮孙区长看清楚现在的局势唉。”侯亮平一声长叹,懒懒的仰面躺在了沙发上。估计是胜利无望了,“人狼恋最为致命啊。”

 

“天黑请闭眼。狼人请睁眼。”出乎陈海和侯亮平预料,沙瑞金睁眼。

指了指孙连城,又闭眼。

“女巫请睁眼,你有一瓶解药和一瓶毒药,今晚死的人是你,你要用解药还是毒药?”

众人都提着心,想这孙连城会不会再无动于衷。幸好,孙连城胸怀宇宙,但尚且顾虑人间。他比了个向下的手势,以口型重复了遍,“毒药。”

“你要对谁使用毒药?”

孙连城嘴角微微一扬,耸了耸肩,似乎是无所谓,但在高育良的要求之下,还是选择了正对面的李达康。

 

“天亮了,”作为观众,大家已经清楚局势了,但是高育良不得不向最后的三个玩家作个解释,“昨天被狼人杀死的是你,孙连城。被女巫毒死的是达康书记,作为情侣,沙书记殉情。”

高育良主持了一整局,从头至尾在说话,喉咙有些沙哑了,“昨天晚上,无人生还。”刚才周围还打打闹闹的人突然安静下来,偌大的别墅里无人生还这四个字像是凭空而降的霹雳,尤为骇人。

 

“干嘛突然这么静。”赵瑞龙干笑了两声,试图活跃一下气氛,但那丝阴霾已经在众人的心底掠过不详的预感。高育良望向窗外,远处只有模模糊糊的树丛的影子。

“我没想到啊,沙书记你这浓眉大眼的也叛变革命了。还真是一头深水狼。”侯亮平凑上前来,也努力的想清扫掉先前不安的气氛。

“主要是达康书记配合的好。”沙瑞金摇了摇头,将之归因于李达康。

祁同伟也插进来道:“就算猴子你不杀我,这沙书记一定会把我紧急处置的。”

沙瑞金笑了,回答他道:“我当时同意你杀陈海,就是为了能让侯亮平紧急处置你。”

 

 

侯亮平顺着话道,“这招实在高——但我最佩服达康书记,第一次玩就跳了预言家,我都不敢怀疑他。”

祁同伟倒了杯茶送到高育良手边,高育良拿起茶杯,语重心长的说:“同伟啊,第一次玩你是不如达康书记啊。”

“是是是,我要学习的地方还很多。”祁同伟倒是一副谦虚的样子,无可指摘。

李达康听了,有些不喜,却没有冲着祁同伟,而是反问高育良,“育良书记,这话什么意思?”

“夸你呢达康书记,没别的意思。”高育良亦是笑笑,将头扭开了去。

 

“好了,”赵瑞龙眼见也玩了一个钟点了,赶紧提议道:“快十点了,是不是大家都回房间,也洗洗睡了。”

孙连城第一个同意,本来他也就对这种游戏不感兴趣,本想找了个机会早早出局,然后溜之大吉。谁成想,不明不白活到了最尾。

大家三三两两的上了楼。侯亮平临走时候注意到客厅里还留着两个人,随口搭了一句,“老师,沙书记,你们不上去?”

“我和老高再坐会儿,聊聊天。——”说着,沙瑞金看向李达康,道:“达康书记,你先睡吧,给我留个门。”

祁同伟迟疑了一下,面上有些忧虑,高育良朝他使了个眼色,让他也先走。


评论(7)

热度(49)

  1. 国家认证驯喵师eva1997 转载了此文字
    吃了一口沙李(。ì _ 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