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1997

【祁同伟水仙】你别是个傻子吧(祁同伟x祁同伟)

如果黑化后气场全开的祁同伟,遇上了软萌的美貌蠢货  厅花....

黑化祁:别怂,直接干!

厅花:别误会,千万别误会。

 


祁同伟明明记得在孤鹰岭的那一枪穿过了自己的后脑,在脑浆迸溅的那一刻,一生以来的记忆走马灯般的在眼前一一闪过,他穿别人旧鞋旧衣的时候,他和陈阳第一次牵手的时候,他跪在学校操场手捧鲜花的求婚,还有那段暗藏杀机的智斗。然后,一道锐利的白光穿透了这所有的一切。

那么,现在,他后背靠着的柔软的东西是什么?天堂吗?

“叮铃铃---叮铃铃---”闹铃响了。

祁同伟下意识的伸手摁掉床头柜的闹铃,突然一个激灵睁开眼,发现自己居然还活生生的躺在家里的床上,毫发无损。难道孤鹰岭是一个梦?让祁同伟诧异的是,自己的床上还睡着另外一个人。而那个人,拥有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等等,这是一场梦吗?祁同伟冷静下来,在自己的手臂上掐了一把,有痛感。他朝四周看去,这确实是自己家,但是——他不记得自己的床单会换成这种奇怪的浅蓝色,也不记得在电视柜那里摆过一盆茉莉花,还有那把高尔夫球杆不应该放在门边的。

旁边窸窸窣窣的动着,摸了摸头又要拉被子睡一个回笼觉,然而余光里看到床上有另一个人影,一蹦三丈高,“你谁啊?”在看到祁同伟的脸的那一刻,惊讶的神态瞬时变为了欲哭无泪。然后迅速的重复了一遍刚才祁同伟做过的完全流程,最后两个人四目相对。祁同伟脑子里高速运转,直觉告诉他面前的事情远比赵瑞龙的山水庄园账簿还要复杂。首先,是给面前这个长得和自己很像但是浑浑噩噩的家伙取一个代号。


厅花。祁同伟被自己突如其来的想法吓了一跳。

“我——可能要再回去睡一觉。”

祁同伟赶在被子盖上之前,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你能不能正视一下现实——你为什么在这里?”

“这是我家。”厅花很无奈的耸了耸肩,打量着凶神恶煞的祁同伟。

“是你家你怕什么?”         “我——怕了吗?”厅花明显是中气不足的回驳,祁同伟冷冷的扫了他一眼,有些黑脸,难道自己以前真这么怂过?


厅花好容易放下了被子,祁同伟才看到他那身喜庆的红色花睡衣,他不得不承认这种特别衣品的人只能是自己。此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击中了祁同伟。难道是自己死的那刻穿越了时空,回到了一切事情发生之前??如果是这样的话,兴许一切都有翻盘的机会,一种对胜利的渴望在祁同伟心里蠢蠢欲动起来。如果一切能重来....我要胜天半子。


“你不会叫祁同伟吧?”厅花小心翼翼的打断了祁同伟的冥想。

祁同伟皱了皱眉头,考虑怎么解释今天发生的超自然现象,更重要的确认现在是什么阶段,“今天什么日子?”   

“2014年1月3日。”厅花指了指墙上的挂历。


评论(19)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