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1997

【沙祁】约到上司怎么办?(无脑小甜饼)

祁同伟打开自己的手机界面,发现里头多出了一个紫色的奇怪图标的app,底下两个醒目的字母PY,让祁同伟联系起某些不可描述的画面,朝还在厨房的人吼了一句,“赵瑞龙,你他妈往我手机里装了什么?”

“哥哥,最近山水集团开发了一款app,专门用来学外语,不是老爷子让我们对内公测一下,就想到您了。”赵瑞龙笑得又贼又贱,祁同伟打开了app,发现里头早早已经注册好了用户,昵称是一个看起来很傻很天真的“花花”,还配了个骚气的头像。气得祁同伟满脸黑线,又不好发作。

学外语,祁同伟刷着列表,这摆明了就是一个约pao交友软件,“瑞龙,你这么搞事,不怕被网警查水表啊?”

“别搞笑了,我家就是水表圈,”赵瑞龙一副富二代满不在乎的样子,临了又捧祁同伟一把,“再说了,您祁大厅长都是会员,谁敢扫黄?”

祁同伟隐约觉得自己又掉进赵大公子的陷阱里了。但是,偶尔试试新鲜事物应该有利无害。

 

祁同伟就着这软件用了几天,竟然出乎意料的觉着还不错,PY里的用户还都是些老帅哥,约了几波之后祁同伟开始肆无忌惮起来。

这天演练结束后,祁同伟闲来无事,在软件里刷到了一个名字是沙家浜的用户,头像是性感的六块腹肌,不由得让他想起了自己拿手的《智斗》选段,便发了条信息过去。

 

这边,沙瑞金正一脸严肃的开着省委会议,就听见手机在桌子上震动了几下,弹出一条来自PY软件的信息。这个app是白秘书私下给他安装的,说是可以跟上年轻人的潮流,沙瑞金一开始点进去过一次,感觉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红着老脸又退了出来。

约吗?简单明了的两个字。沙瑞金一眼看见那个gay里gay气的网名花花,决定置之不理。

接着,同样的信息又发来了好几条。沙瑞金被骚扰得有些不悦了,索性回复了一个,不约。

收到信息的祁同伟目瞪口呆,他什么时候在这种事情上被人拒绝过,很生气,琢磨着怎么反击,不是,是怎么把人勾过来。祁同伟思忖片刻,直接甩了一个不可描述的录音片段过去,祁同伟不相信世界上有这么意志坚定的人。

沙瑞金看到对方发来的音频,手指一点,在办公室开了外放,“啊——嗯——”刚三秒钟赶紧摁了暂停键,什么玩意儿?沙瑞金一身冷汗退出了软件,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他手已经移到了软件删除,临了要确认了,又收了回来。心说再等等,看他能玩什么花招。只是那开头的两声挠得沙瑞金心里痒痒的,整个一天都有点心不在焉的。

果然,净网是很必要的。这种东西危害身心健康。


这么想着,沙瑞金吩咐秘书,“白秘书,把我的耳机找出来。”耳机里传来男人高潮时候从嘴里泄出的闷哼和呻吟,粗重的呼吸声,听得沙瑞金下身都硬了。他一只手扶着桌子,一只手点开了那个app,发了条信息过去。

约。祁同伟打了发胶,换上白色衬衫,解开最上的三粒扣子,这个位置恰好可以看见分明的锁骨。祁同伟哼着歌,开着车到了约会地点。

 

刚踏进咖啡厅,一个熟悉的身影就映入眼帘,两人飞快的对视了眼,祁同伟想要转身的那刻,被人从身后叫住了,“祁厅长,怎么这么巧啊?”

“沙书记,巧。”祁同伟转回头,努力从嘴边挤出一个笑容,但是他觉得一定难看透顶。

“演练进行得怎么样?”沙瑞金颇有一种上方视察的风范。祁同伟赶紧毕恭毕敬的答,“一切顺利,赵局长业务能力很强。”

交代完了工作,两个人冷了场,见祁同伟还站着,沙瑞金招招手,拍了拍自己旁边的座位,“别站着,坐!”

“谢谢书记,我等人呢。”沙瑞金也不勉强他,自己点了杯咖啡。

祁同伟在原地站了有五分钟,觉得自己不能这么干站着,拿出手机发了个信息过去:我遇见上司了,不然咱们换个地方? 

没有回复。祁同伟心说“沙家浜”是不是还在路上,没看app的习惯,干脆按照对方个人信息里的号码,拨了出去。

“叮铃铃-叮铃铃-”面前传来手机铃声,沙瑞金不紧不慢的接起了电话,祁同伟霎时石化,拿着的手机好像一块烫手山芋,他都恨不得能刨个地把自己马上埋起来,但是面临一个更实际的问题,这个电话是该直接挂断还是该礼貌性的说上一两句。

说什么呢,约错人了?还是,走错地方了?或者死不承认,只是刚好电话响了而已。

 

祁同伟这边心里已经走了十八弯山路,那边沙瑞金被他那副窘迫的样子逗笑了,故意的拉长了语调,“花花?”

祁同伟更加无地自容。

“沙书记,您这算钓鱼执法吗?”祁同伟把头低得看不见眼睛,小心翼翼地问。

“你看我像吗?”沙瑞金话里带笑,祁同伟哪里敢看他,只觉得副省长铁定没戏唱了。

沙瑞金不打算放过他,“我之前听人说厅长长袖善舞,现在看来,声音也很不错嘛。”话里有话,明说暗指那段音频,祁同伟脸烧得通红,结结巴巴的解释,“不是,我...”说什么,他自己都不会相信了。

“我回去一定好好反省反省,再学习学习党章党规,绝没有下次。”祁同伟一脸真诚的看着沙瑞金,话里也是恳切的,他只希望沙瑞金能够放他离开这个尴尬的处境。沙瑞金看着面前忘我反省自白的人,目光顺着打开的领口向下...

 

“沙书记?”祁同伟见他有些走神,唤了一声。

“我东西都带来了,祁厅长就这么走了,不妥吧?”

东西?难道是双规命令?祁同伟心说不至于吧,但是想想乱搞男男关系,虽然党内没有明说,但是作风不良是逃不了的。他认命般的抬起脸,做好了迎接死亡的准备。

紧接着,就看到沙瑞金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颜色鲜艳的Durex,事态发展有点超出祁同伟的想象,他本来预备的写反思,受处分,甚至降级。但是万万没想到...他愣在原地,不能确认沙瑞金是不是在耍他。

沙瑞金见他一动不动,问:“怎么,颜色不喜欢?”        “没没没。”

“那走吧。”

 

 

祁同伟觉得自己仿佛做了一个超现实的梦。


评论(30)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