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1997

【祁同伟水仙】你别是个傻子吧(五)


【我发现我写了五章,祁同伟一直是处于自言自语模式....除了花花和伟哥没有出现任何其他角色,大家统一活在台词里】



“祁哥,你吃过早饭了吗?”不等祁同伟回答,厅花就在厨房里热火朝天的忙起来了。

是真贤惠,祁同伟看着他端上来的东西,脑子里突然就蹦出这么个想法。

刚刚坐下吃了没两口,厅花瞅了一眼墙上的挂钟,一拍脑袋,“哎,我要迟到了,今天早上约了东来一起去读书会的。”

“读♂书♂会?”祁同伟被厅花那些话搞得有些神经过敏,语气里掺了些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戏谑,“不会是床头读书会吧?”

厅花一脸严肃,义正言辞道,“人家那可是正经八百的,京州市图书馆主办的十点读书会。”说着就拿起了桌上的一本粉色封皮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递给了祁同伟。


“赵东来那小子不会是想泡你吧?”祁同伟打趣他道。

厅花嘴上反驳道,“你别胡说,我跟东来可是好哥们儿。”

“你一个gay,还相信这世界男人之间上有纯洁的关系?”            

被祁同伟的话这么一堵,厅花心里咯噔一下,最近赵东来确实常常找自己吃饭散步的,也有意无意的在下班之后主动留下来陪他加班,这次读书会也是他好说歹说自己才牺牲周末应了的。难道真的让祁同伟说中了?


一边是厅花内心纠结的不行,另一边祁同伟早把这随口说的话忘到九霄云外了。

草草翻了几页,觉得无趣,祁同伟又问他:“你不看《天局》?”        

厅花摇摇头,问:“那是哪个诗人的?”

祁同伟叹了口气,“算了算了,当我没说。——”扒拉了两口面前餐盘里的面条,又提醒了句,“你再不出门真来不及了。”

厅花打定主意要出门,抹了发胶,系上领带。



临出门了,祁同伟从后叫住了他,“花花,你出门了我怎么联系你?”      

“我手机号码你知道的吧。”

“还有,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在我还没弄清楚之前,你不要跟任何人提起,知道吗?”祁同伟叮嘱道。

厅花郑重其事的点了头,“那祁哥,我先走了。”

 

家里只剩祁同伟一个人,穷极无聊,又开始翻起了书。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祁同伟声情并茂的读了几句,一字一句都像是对他量身定做的嘲讽,刻在他心头时时提醒孤鹰岭的决断,还有他低到尘埃里的一生。

他把书放下了,才意识到厅花没带书去什么读书会,心里不由得腹诽真是个丢三落四的家伙啊,是不是还得请个小秘书跟着他。

 

“叮咚——”门铃在这时候响起来了。祁同伟想当然的以为是厅花回来取书,睃了眼手表,按着这个时间,估计去了的时候读书会刚好结束,能赶上一顿午饭。祁同伟无比自然的走到玄关,拉开了门。

意料之外。不是厅花。

当看到外面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的时候,祁同伟电击一般的,啪的一个反手关上了门。留下一脸诧异的门外人。

 

 

花花..  

 

祁花花...

.

祁同伟,你把门给我开开

 

咚咚的敲门声一下重过一下,祁同伟看着门,愣住了。开还是不开?

 

 

 

生存还是毁灭,这真的是一个特别大的命题。——祁同伟的iPhone4


评论(34)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