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1997

【民国传奇】不枉少年(埔北)


脚步踏上梭梭的落叶,北大眼带笑意的说:“你过去跟我说过,你是不信什么神佛的。”

“过去不信,现在有点相信了。”黄埔也笑了,把头一扭直截了当的问,“别废话,到底去不去?”

北大不答。



两人还是一同去了光孝寺,秋日残余的暖光透过繁密的树梢在石阶上洒下零星的光斑,虽然外头即将战火纷飞,但是此刻的寺庙内一片静寂,静得听得见彼此的呼吸和钟鼓悠扬。已经干瘪了的树叶落在肩头,黄埔信手拂了去,那眉尖淡淡的笑意,硬是压下了那身硬朗军衣下的杀伐之气。北大一刹晃神,迟疑了良久道,“天气转凉,你在外要小心。”

“你也是。”

两人一前一后登上石阶,黄埔在前步步铿锵,忽而回头,见那人目视脚下冷不丁一下子撞上了自己的胸口,趔趄了一下,黄埔出手扶住了笑问:“书生,地上有金子么?”

北大退了步不好意思起来,摇头,“我在数这寺里的台阶,刚数到三十二级。”



“你们读书人就是矫情。”黄埔乜着眼,将身子一转,良久却回说:“甭数了,一共九十九级。”

北大追了两步上来,搭着他肩问:“你如何知道的?”

“前人早替你数过了。”黄埔军绿色的衣角在风里凛凛而动,抬脚踏过佛殿正门高高的门槛,留下北大一个人还在原地寻思那话里的意思。

 

大殿里的烟火的味道很重,重到让人昏昏欲睡,烟灰落在佛龛里,积了很厚的一层。北大去拿香的手被黄埔拦下了,道,“老话说心诚则灵,那些虚头巴脑的就算了。”

“你倒有意思,”北大大惑不解,“专程来这儿却又嫌麻烦了?”

殿里四壁都是金刚罗汉,个个面目狰狞,或手执宝瓶,或手擎刀戟,不一而论。黄埔本就对佛没有什么研究,眼光微略扫了一周,便从正中央的神开始拜了起来。北大于他身后,亦步亦趋的拜着。起初倒还拜得认真,到了末了,黄埔生出些不耐烦来,双手拱了拱草草了事,偏过头来却见北大双手合十,眉头紧锁的,嘴唇微微张开,仿佛口有所念。

“你求的是什么?”


北大一脸虔诚模样,却唯独不回他的话。拜了一周才出了大殿,见四下无人黄埔又打趣他道:“书生,你的愿望里会有我么?”

“有你,还有天下人。”北大回过头,金丝边框的眼镜后那双眸子温和从容,却也坚毅,看看黄埔又望向远方。二人突然间像是想到了相同的事,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就像很多年以后,北大会为了当初的这一句话而一直坚持,哪怕一路荆棘,甚至将同行的人丢失。后悔吗,他想会。但是重新来过,他亦会选择这条路。


黄埔点了点头,似有所悟,转身过去看了眼面前高大而睥睨众生的佛像,坚定道:“我也是,有你有天下人。”黄埔隐约觉着胸口挂着青天白日徽章的地方发着灼灼的亮光,像是一团火在烧,胸腔也发烫。热血难凉。

那日回程的时候,落日的余晖将二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傍晚时分,起了风,寒意渐渐。        “明日几点走?”他小声问。    “天一亮,先去车站集合。”他随口答。                              那,什么时候回来,这句话北大压在喉咙里许久,最终也没能问出,他只怕答案由天不由人。


“书生,明儿就不用送了。”他背对着北大,洒脱的招了招手,自己一个走进了如墨的夜色里。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