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1997

【启副】万古长生4(副官=起灵,私设如山)

  • 日山

后来那年夏天,张启山离开了。除了走之前给留下的一个口信,可以说是毫无征兆。张既之一个人在东北,有事没事就会想起张启山。东北大雪封山的日子很长,可张既之从没有放下过。

六岁那年,家里的老人带他到祠堂,郑重其事的要他在张起灵与张夫人之间做个选择。张既之抓周的时候第一个伸手拿那把黑金错刀,族里的老人都觉得或许是命定这个孩子会是下一个张起灵。

“张起灵是什么?”张既之带着孩童的腔调奶声奶气的问。

“张起灵长生不死,”族长的笑里除了慈祥更多是不寒而栗的威严,他看着张既之道,“既之,人人都想长生不死,你有这个资质,你不想吗?”

“就我一个人长生,那启山哥哥呢,阿爸呢,爷爷呢?”既之脑子里蹦出了一大溜的名字,要是大家都长生不老多好,就能一直一直在一起了。

族长手指轻轻在桌上叩了三下,“各人有各人的命数,哪里能人人都长生。”

既之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又问:“那如果做了张起灵,与现在又会有什么不一样?”

“这能力愈大责任愈大,这张起灵可不是白当的,要把守青铜门十年。”

“十年?”既之瞪大了眼睛,掰着指头算起来,“既之现在才六岁,十年...自己一个人看着门....”张既之的声音低了下去,他突然想起张启山,十年不能见启山哥哥。从他离开算到现在也不过三年时间,这十年自己得怎么掰着指头才能挨到呢。

族长又拍了拍既之的肩膀,道:“这还要在背上纹上一只麒麟,遇热则现。”张既之小身板一僵,从小到大他最是怕疼,不是说吃不下苦,只是这针扎板打的疼不知为何落在既之身上比起旁人就似加了百倍般痛。既之的体质不同于一般的张家子弟,血一显则难止,血脉更是正统纯正,不然族长也不会有意要他担任起灵了。

“非当不可?”既之怯生生的问。

“不当也不是不行,”族长向天一指,“这张起灵可是族内众人求而不得的,你若不当可只有做那野小子的夫人这一条路可走了。”

野小子!既之心里隐隐有了答案探起头来,问:“敢问族长爷爷,那野小子是谁?”

“野小子也是你叫的,算起辈分来他还是你堂哥,喏,就是那个张启山。”

“做夫人又是什么意思?”既之不依不饶的问。

族长虽无意让张既之做什么张夫人,但仍耐心解释道:“这做夫人讲三从四德,事事从夫,乃是居人之下,可非什么好事。”

“可像阿爸和阿妈那样子年年日日一起?”  “正是。”

既之可乐意了,这样子可不就能随时找启山哥耍了。可能一时激动而喜形于色,再看族长的神情却是面带怒色,既之赶紧敛了笑,说:“族长爷爷,容既之回禀阿爸阿妈再做决定。”

“罢了,你好好想了,下月再来告诉我。”望着族长拂袖而去的身影,张既之蓦地一愣。

 

“日山,我要去北平一趟。”佛爷道。

张日山自告奋勇道:“佛爷,您有什么事吩咐我去做就行了,何必亲自走一趟?”

“为二爷夫人求药,不得已去, 你恐怕是应付不来的。”张启山淡淡道。

张日山又道:“不如我跟您一起,多少帮衬着点?”

“不必了。”

许是张启山拒绝得太决断,日山闻言,眉头一垂,有些失落。

张启山见那孩子脸色不对,宽慰道:“我去了,这长沙也需要人看着,你若不在出了事情谁担着?”

“是,那您放心去吧。”


张日山目送张启山离开车站的时候,从没有想过再回来已经张启山身边的那个位置已经与他无干了。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