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1997

【沙祁】雨(三)

祁同伟细密的眼睫低垂,看起来竟是一种与平日里截然不同的乖巧安静,沙瑞金喉结一动,沉了沉声用命令的口吻说,“转过去。”

沙瑞金觉得自己有点蛮不讲理了,让他靠近些的是自己,这会儿又要人转过身去。祁同伟倒也听话,翻了个身,背对着沙瑞金。祁同伟自然也觉察出今天的沙瑞金有些喜怒无常,但既然是领导发话了,别说让他转个身,就是让他献身也得硬着头皮上啊。


祁同伟这边脑子已经放飞自我了,那边沙瑞金一句话打断了他的想入非非,“动什么歪心思呢?”

祁同伟心里咯噔一下,心说是不是这么巧,难道沙瑞金还会读心术不成,沉默了半天,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熬到最后,祁同伟实在不容易,憋出两个字来,“您猜。”

沙瑞金噗的笑出声来,这反倒让祁同伟更紧张了,绷直了身体一动不动。
“我猜,你在想我,”气息喷洒在祁同伟的脖颈上,痒痒的,祁同伟想转身又念及沙瑞金几分钟前刚跟自己说过的话,一下子犯了难,甚至都没有注意到沙瑞金话里的歧义,“你在琢磨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提醒你啊,别对我搞吹吹捧捧那套。”话虽如此,沙瑞金却不免浮现祁同伟那对明眸,怕是他的糖衣炮弹鲜有人能够拒绝。


被戳穿了心思,祁同伟有些难堪地埋下了头,低声争辩,“您不是说休息时候不提公事的吗?”

“行。”沙瑞金眼见祁同伟又要往床沿移,不由得一把拽住了祁同伟的衬衣,往自己这里拉,见祁同伟还要挣扎,凑近了说:“好好睡觉,别乱动。”这金科玉律一下,祁同伟说什么不敢再挪了,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这背后火烧一样热,睡也睡不着,又不敢翻覆,怕扰人清梦。


及至三更,外头雨下得更疾了。雨点打在泥地上,屋檐上,石阶上。雷鸣亦是来凑热闹。纵是自诩沾枕辄睡的沙瑞金也醒了。

睡时尚好,互不打扰,不至于尴尬。只是醒了,两个大男人窝在一张床上,祁同伟怕沙瑞金又要找他聊人生说理想,有意装睡。

怕什么来什么。沙瑞金本着多多了解下属的心态,发挥了一个省委书记优秀的谈话技能以及观察能力,“知道你没睡,不谈政治。”

祁同伟稍稍放松了戒备,但始终背对着沙瑞金,后者自然无话可说,这是他自己下的命令。沙瑞金目光落在棉絮被下露出的一截黑色衬衫,褶皱纹路勾勒着祁同伟的身体轮廓,他鬼使神差的伸出手,顺着祁同伟脊椎突出的骨节一点点向上抚摸。沙瑞金也被自己突然的举止吓了一跳,他这是怎么了,平日里他不是最看不惯祁同伟那套见风使舵的么,可现在身体里却涌起一股的燥热,无处可泄,沙瑞金想,大概是雨,雨下得太密了,空气闷得慌。

这是个他都觉得蹩脚的解释。


“是这里吗?”沙瑞金呼吸粗重的问。

“嗯?”祁同伟感知到那只大手摩挲着自己的腰侧,贴着一层布料,祁同伟脑子里蹦出一个词来,隔靴搔痒。



“当年,子弹是从这里穿过去的吧?”耳边,是沙瑞金磁性的声音。


评论(32)

热度(91)

  1. 色色reva1997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