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1997

【祁同伟水仙】你别是个傻子吧(二)


求问,自己年轻时候的智商不在线,怎么办?挺急的,在线等。——祁同伟的iphone4


祁同伟仔细的想回忆起2014年的1月3日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无果,除了一阵欲裂的头痛和关于孤鹰岭的片段之外毫无所获。

但是不管发生过什么,如果现在坐以待毙一定还是会重演终局的,祁同伟知道说什么胜天半子到底是自欺欺人,他不仅输给了天,还丢了性命,不过是换来等闲人的一两滴眼泪或嘲笑。他祁同伟如今可以重新来过,就算要拼一把,至少别把高小琴牵扯进来。

这样想着,祁同伟对朝一脸不知所措的厅花招了招手,郑重其事的说,“你现在马上转移名下的财产,然后和高小琴一起去香港,或者出国。总之不能再待下去了。”


“为什么,怎么了?”厅花做出了所有正常人都应该有的反应。

“来不及细说了...”祁同伟皱了皱眉头,“怎么跟你讲也讲不清楚的。总之,你按照我说的去做。”

厅花无辜的狗眼看看祁同伟,迟疑了一下,道:“可是,高小琴现在和她妹妹就在香港。”

在香港?祁同伟愣了一下,一月份高小琴去过香港,他完全不记得有这回事。但是这样也好,“你打电话让她不要急着回来。”

厅花拿起手边的手机,正准备拨出去,突然回过头,直勾勾的看着祁同伟,小心翼翼地开口:“可是,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祁同伟指指自己,“我是谁?”   “你是祁同伟。”厅花老老实实地回答。

“那你相信我有问题吗?”祁同伟反问他道。厅花被他唬的一愣,乖乖挂了电话过去。祁同伟这边已经暗暗在心里骂了句老天爷,自己怎么可能蠢成这样,想想也只能归因于这场不可思议的穿越。任是谁一觉醒来,在床上看到一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人,都不会轻易接受这种设定的。

对,就是这样。


“那个,花花——”祁同伟想起了之前高育良说自己想上位的心思太明显了,都写在脸上,实在是有必要提醒一下过去的自己,别重蹈覆辙了,“你这段时间小心点,别什么事上赶地出头。”

哪知道对方是关键词是一个没进去,只是激动起来:“诶,你怎么也知道我的外号——”什么外号,祁同伟也是一脸莫名其妙,他只是顺口给厅花编了个看起来亲切一些的称呼,居然真是这傻小子的外号?!厅花一摸脑袋,“忘记了忘记了,你就是我嘛。”

一脸黑线的祁同伟看着面前这个看起来比自己年轻一丢丢,但是智商完全被颜值碾压的蠢货,内心复杂,想骂但是看着那张脸怎么下得去嘴,只是含糊的叮嘱了句,“反正,你别想着把村里的野狗弄进局里当警犬。”


“我可不至于那么傻,村里的野狗跟警犬根本不是一个品种的。 我安排的都是乡里乡亲,我们村的刘大伯你知道吧,小学都没毕业,你猜他现在在干啥?”

“交警。”                        “你这都知道?”


这个人当时拖着大袋小袋农副产品找到自己父母家里的画面,祁同伟还历历在目,他真的很想告诉花花,警犬就是一个比喻,但是看到厅花眉飞色舞的样子,他选择放弃。

 


评论(12)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