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1997

【祁同伟水仙】你别是个傻子吧(三)

祁同伟看着厅花,想自己这张脸还是英俊潇洒的,也就下不去嘴说狠话了,但是敲打敲打总是没错的,不能让他再栽跟头了。

“你最近别老去找李达康了。”祁同伟一想起自己当初上赶着巴结人的模样,还不知道李达康在背后跟人怎么取笑自己,就一阵心烦意乱,“也不想想你这么做,高育良书记能高兴吗?”

 

厅花嘴巴一抿,表情有些发窘,“这您都知道了。”

“我是过来人。”祁同伟挺自觉的拍拍他的肩膀,安慰般的说。他很有信心,从目前的情况看来一切都还在掌控之中,只要厅花及时收手,也不至于让人端了老巢。

“还有沙瑞金,”祁同伟琢磨着该交代关键人物了,这个空降兵可不一般。哪晓得,面前的人一听到沙瑞金的名字,身子整个不自觉的抖了一下,祁同伟有些奇怪,关心了一句,“你怎么了?”他心想自己当初是和沙瑞金不对付,但也不至于怕到这种地步吧,见厅花摇了摇头,便继续讲了下去,“给你提个醒,可别上陈老家挖地。”

“我已经去了。”厅花笑得有些勉强。

祁同伟心里暗暗说了不好,果真是该来的躲不过去了,便沉声问他,“那你是已经遇到沙瑞金了?”

“遇上了。”厅花闷声答他。 

见厅花一副不在状态的蔫样,必然是受了挫,“不好受吧?——让你撞枪口上了。”

“我哪知道沙书记那么霸道。”

霸道?祁同伟顶着一张黑人问号脸,不明白厅花口气里听来为什么莫名像个小媳妇儿,他赶紧打消了这个奇怪的念头。祁同伟记得锄地那回只是跟沙瑞金打了个照面,沙瑞金是看不起他,但霸道倒也不至于霸道。

 

祁同伟索性转了话题,道:“少惹是生非,干部调动就是最近了,知道不知道别人私下都怎么议论的你?”

“翻来覆去都那句,说靠吹吹捧捧一路睡上去的。”

“就算你是靠吹吹捧捧———也不能让人揪着尾巴啊,更何况——”祁同伟突然顿住了,他刚才仿佛听见什么奇怪的字眼混进来了,转向厅花,嘴里有些发干,“你刚才说什么?”

“吹吹捧捧。”          “后一句。”

“一路睡上去。”听到厅花嘴里蹦哒出的这几个字,祁同伟脑子里一片嗡鸣,这个睡和自己理解的睡难道是同一个意思么,他一口气没顺上来,呛得一阵狂咳,“你解释,解释一下。”

这下子换厅花懵了,嘟囔道:“我以为你早知道。你刚才不是还说我和达康书记,高老师还有沙书记的事情,合着你说的不是这个?”

“你...”祁同伟顿然觉得天旋地转,信息流有点超乎他的想象了,他比划了一个暂停的手势,截住了厅花剩下的话,“你是被睡的那个还是睡人的那个?”祁同伟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设法找回一点尊严,却被厅花的一个小心翼翼的被字气到无fuck可说。

祁同伟手边要是有一把狙击枪,现在早就为民除害了。

他已经气到语无伦次,最后道,“不是,你怎么...那沙瑞金睡你,你当上副省长了吗?”

厅花摇摇头。

“你是不是傻啊?——这是赤裸裸的白嫖啊!花花,你脑子呢??”祁同伟一脸恨铁不成钢,“不是,你说你一个堂堂省公安厅厅长,传出去我都给你羞死了。”

“你不是靠睡上去的?”看着厅花人畜无害的脸,无比认真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祁同伟只想赏他两个耳光。         

 “你是你,我是我,”祁同伟觉得这时候有必要划清界限了,义正言辞的说,“老子是一个大写的直男。”

 

 

去你妈的老天爷。——来自祁同伟的iphone4

评论(36)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