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1997

【祁同伟】你别是个傻子吧(八)高祁

【本章主高祁】


第二天天亮在客房的床上醒来,祁同伟就至少确认了一件事,自己一时半会是回不去的了。躺在床上侧过头就看到墙上的那张周日的挂历,挣扎了一会起床。刷牙洗脸之后,祁同伟开始思考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时空。没有无缘无故的穿越。祁同伟穿越过来的世界已经有了一个祁花花了,那么他出现的意义是什么?

他知道在这个时空的世界观里,花花很受欢迎,还和沙瑞金、李达康、赵东来等人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祁同伟也承认看到软软的祁花花,自己也想上前捏一把了,但是....跑题了。


说曹操曹操到。“祁哥,”花花擦着眼睛,还没完全睡醒,就看见祁同伟坐在桌子那里写写画画,“你干什么呢?”

“我在想我从哪儿来,要到哪儿去?”   

“这有什么好想的,不就是从娘胎里来,到坟墓里去嘛。”祁同伟心说花花在某些方面和自己真的是出奇一致。

“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祁花花挠了挠头发,“我好像有点习惯了。”

祁同伟赏了他一个白眼,“你别吵了,我在回忆我来这儿之前发生过什么。”如果说孤鹰岭是那个让祁同伟穿越时空的契机的话,那具体触发点又是什么呢?是那把大狙,被射杀的鹰,还是来劝降的侯亮平?祁同伟默默的把最后一种可能划掉。


上天要他重生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是因为死前有什么遗憾,这样想来祁同伟的脑子里自然而然的跳出一个名字:高育良。

多久了,距离最后一次见他多久了。祁同伟隐隐约约想起那是一次不欢而散的摊派。

“你的老师现在在上演一个现代版的农夫与蛇的故事。”

“老师您不是那个善良的农夫,我也不是毒蛇。”再怎么辩解,高育良眼中冰冷的不信任已经赤裸裸了。

“我一直是自己扛着...”而到最后祁同伟庆幸自己死不开口,他是不是还是保全了高育良,至死也没有吐露半个与他有关的字。如果说真的有什么遗憾,大概是没能在死前听到他叫一句自己的名字。

“我今天去见老师。花花,你别出门。”祁同伟披上外衣,一脚踏入一月肃杀的寒气里。留下身后睡意朦胧的祁花花。

 


车子不知不觉驶到了高育良的家门口。祁同伟站在门口,却有些怯了。

高育良开门,见到是他,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道:怎么有空过来了?

见到日思夜想的人站在自己面前,祁同伟趋前一步,一下子将高育良紧紧抱住了,高育良有些莫名,动了动,祁同伟双手箍得更紧了,仿佛要把人嵌入体内再也不能分开似的,他贪恋的嗅着高育良衣服上的气味,他熟悉的气味,鼻子突然就酸了,“老师,我好想您。”

 

“祁花花,你这是哪一出?”高育良退了两步,定定地看着他,“我可不是沙书记和达康书记。”

祁同伟知道高育良不喜欢祁花花,他不伤心甚至还有些高兴,有些得意。高育良言语之中似乎误会了祁同伟的意思,但比起他和高育良曾经撕破脸皮来说都太不值得一提了。

“老师,叫我同伟。”他说。       

高育良一怔,眯了眯眼睛,从金边眼镜后打量着他,嘴唇嗫嚅,微微发了颤,“同伟?”

“诶。”祁同伟笑着应了,跟着高育良后头进了客厅,茶几上还摊着一本书页发黄的《万历十五年》勾起祁同伟的回忆。

 

“喝什么茶,还太平猴魁吗?”高育良烧了壶开水,问他道。

祁同伟诧异,又动容,“您还记得?”

“你小子是我的学生,我能不知道你。要不是你和他们几个不清不楚...”及至此,高育良打住了话头,“算了,不说了,你难得过来。”

“今天喝点酒吧。”祁同伟突然提议道,高育良有些纳闷,“你以前不爱喝酒的。”

 


红酒进了杯子,摇晃着,祁同伟一饮而下,酒过三巡,连面前高育良的身影都模糊起来,祁同伟将酒杯高高举起递给高育良,“别喝了,花花,一会儿我派人送你回去。”

“别——”祁同伟摆着手,把杯子抢了回来,“老师,我今天特别高兴,”祁同伟端正了身子,灼灼的目光盯着高育良,“您不知道,您现在坐在我面前,已经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了。”话没说完,祁同伟自己都哽咽了,“我觉得老天爷对我真挺好的,真的。”


高育良静静坐在那儿,看祁同伟手舞足蹈,笑得像个孩子一样,不知不觉眼里也有些湿润了。他甚至不太能明白祁同伟话里说的都是什么意思,但心里却蓦地一颤,仿佛牵住了什么。

 酒精麻醉了祁同伟的知觉,亢奋,燥热,眩晕。

高育良手机在这时突然响了,刺耳的铃声让祁同伟一阵心悸。高育良走到阳台去接了电话,三分钟后回了屋。




“同伟,丁义珍逃出境外了。”

窗外的冷风猛地灌了进来,祁同伟酒已醒了大半,酒精挥发带来的寒意笼罩着他,刺入骨髓。

 

 

该来的总归是会来的。——来自祁同伟的iPhone4

 

 


【当你们以为我要走搞笑线的时候,我走起了煽情线。

当你们以为我要走煽情线的时候,我开始跟原剧时间轴了。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评论(32)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