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1997

【启副】万古长生2(起灵=日山,私设如山)

  • 小小

东北那年大雪封山。很多事都是后来才想起来的。

出生的时候父亲给他取的名字是张既之。那时的他不是张起灵,也不是张日山。

张既之打小就怕疼,爱哭鼻子。抓周的时候,撇了笔墨纸砚和明晃晃的明器,却独独拿手去拽角落里那把沉甸甸的黑金古刀。拽不动了,就坐在中央哇的一声哭开了。这些事儿都是后来张启山告诉他的,他自己其实记不清楚。

据说后来,还是八九岁大的张启山上去哄了几句,张既之才停了抽泣。一族人才和和乐乐的吃起酒来。

“启山哥。”张启山是来做客的张家人,张既之在他后头屁颠屁颠的叫着哥。不过周围人对张启山这支张家人态度有些暧昧,既畏惧又不敬。然而年少的张既之哪里管这些,仍是每日同他山里野地没早没晚的胡闹。

“启山哥,你看过海吗?”  “怎么没看过,”见了张既之瞪得大大的眼睛,想逗逗他又说,“等既之大了,哥哥就带你去南边看大海。”

“哥,妈跟我说了不让我跟你们玩,可我就是想跟启山哥一起。”

张启山眉头忽的皱紧了,他不是不知道自己的家族背负的是什么,这张既之是张家的嫡系,血脉纯正,家里人自然是不乐意他跟着自己瞎混。张启山也便拉下脸来严肃道:“那你好好听她的话,再别来找我。”

那之后,果真,好几日见不到张启山的踪影。张既之做什么都没了兴致,连平日里最爱玩的面人都丢弃一旁,茶饭不思的。

“喏——”张既之正坐在院子里发呆,就闻到了香喷喷的包子的味道,循着香味过去,就看见了张启山朝着自己招手。

“启山哥,你怎么在这儿?”既之从他手里拿过包子,狠狠的咬了一口,含糊不清的问。

张启山答非所问,说:“你小子饿了也不知道寻点东西垫垫肚子,”说着捏了捏他的小脸,“瘦了。”

张既之也摸着自己的脸,明明还是滚圆滚圆的,“瘦了——?”

“是啊,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什么意思?”

“就是说——”张启山眼睛转了转,坏笑道:“既之贪嘴该罚该罚。”   

 

张日山站在窗口,自从尹小姐——不,是尹夫人到了长沙之后,这长沙的雨就再也没有停过了。

“佛爷。”看到人出来,张日山下意识敬了一个毕恭毕敬的礼,而尹新月从自己身侧过去,三两步站到张启山旁,脉脉含情的端着碗,“我熬了汤,你趁热赶紧喝了吧,就别忙公务了。”

张启山扫了他一眼,只说了句,“文件放下吧。”转手,从尹新月那里接过了汤碗。

“那,下官告退。”

 


评论(1)

热度(15)